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三卷 第五百七十一章 预选(修)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征途 | 作者:雷云风暴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两个名字出现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移动到了巨鼎的一边,变小了许多,但还悬浮在那里。而后,巨鼎之中又蹦出了第三个名字,接着是第四个、第五个,直到巨鼎上方的火焰中挂满了缩小后的名字,但这显然还不是全部,因为天佑没看到自己的名字。

    当巨鼎之中不再往外蹦名字之后,天妃又再次出声宣布选中的人员下场,接着就见观众席中的各个方向都有人走出来,然后进入到竞技场中。

    原本天佑以为场地中的那口巨鼎不过是个摇号器一般的存在,然而,他还是低估了紫霄宫的底蕴。

    能被成为天下第一门,被所有仙门公认为仙门正硕,天下仙门之祖,这样的门派使用的大型法器,又怎么可能只是负责抽签这么简单?

    进场的选手之中有些是参加过上次万法大会的老手,知道流程,因此直接便朝着场地中央的那口巨鼎走去,而少数第一次参加的人则是还有些迷惑,只是看到有人往巨鼎靠拢,也就跟着往那边走。

    就在这个时候,天妃的声音再次响起。

    “所有人,走到九州鼎前,伸出手掌,按在鼎上,然后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

    听到指示,那些第一次参加的人也明白了接下来该干什么,纷纷加快脚步走向中央的巨鼎,而后依照天妃的指示将手掌按在巨鼎上大声报出名字。随着他们喊出自己的名字,那巨鼎上方的火焰中立刻就会飞出一个名字来到这人的头顶上,然后此人身上立刻便会腾起一层火焰。这火焰来的突然,很多第一次参加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但老手们却是淡定的接受了这火焰的洗礼。

    天妃的声音再次响起。

    “九州鼎释放的灵魂之火会暂时加固你们的灵魂,一会的比斗之中可以放心施展你们的能力。无论是什么死是伤,只要灵魂没有被摧毁,都可以在赛后得到转生。”

    天佑原本对这个鼎还不怎么在意,如今却是惊讶的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巨鼎。

    修士可以复活这个事情天佑是知道的,他加入紫霄宫的第一天就亲自碰上过这种事情,但当时他也知道了,复活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必须是修为等级超过90级的仙长才可以。

    之所以有限制,不是说紫霄宫厚此薄彼不给弟子们转生机会,而是因为达不到90级的弟子们灵魂强度不够,根本无法支撑转生的需求,因此不能转生。就算强行去转生,复活的也只能是个智力残缺的残障人士。

    然而,眼前的这尊九州鼎,竟然可以让不具备转生资格的人获得转生能力,这就很厉害了。如果不考虑复活需要的那些消耗品的话,有这东西在,几乎等于是无限兵员啊!当然,天佑也看的出来,这东西八成是不太好移动的,而且影响范围或者时间有限制,总之比赛什么的无所谓,战场上多半用处不大,不然仙门也不至于在浩劫之战中损失惨重,早就一统天下了。

    赛场中,火焰在这些人的身上燃过一遍后便收敛了起来,就连头顶上的名字也逐渐淡化消失了。

    天妃的声音适时接上。

    “所有人注意,当你们面前的巨鼎中火焰由红转蓝时,万法大会新秀赛第一场便正式开始。新秀赛第一场采用混战方式进行,除场外人员不得出手干涉、不得离开竞技场范围之外,无任何其他限制。参赛者可以使用任何方式战斗,淘汰者头顶会重新出现火焰名录,此时便不可再行攻击,否则直接出局。晋级标准为十晋一,当场上残余人数为现在人数十分之一时,九州鼎会重新变回红色火焰,此时比赛结束,禁制继续攻击,违者直接淘汰。胜者返回观众区,等待下一场比斗。下面,准备,开始。”

    随着天妃的话音落下,巨鼎之中火焰突然变色,但战斗却没有立刻发生。

    下场的这些人虽然有些是新人,但战斗意识都还不错,在天妃宣布这是混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远离九州鼎各自拉开了距离,甚至有人施展出了类似隐身的技能直接消失在了场地中。所以,当战斗正式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并没有立刻就打起来。

    天佑在场外此时也是惊讶连连,心说信号自己不是第一场,不然肯定懵。

    之前九州鼎抽签的时候名字都是成对出现,天佑还以为是把这些人分成一个个的小赛场分开比赛,结果没想到却是大混战。不过,比起这个天佑却是想到了其他问题。

    “嗯?”被天佑碰了一下的嬴颖略带疑惑的转头看向天佑。

    “刚刚天妃是说那个九州鼎可以保护参赛者的灵魂,就算死了,事后也能复活是吧?”

    嬴颖点头,不知道天佑问这个干什么。

    天佑却是继续道:“可我听说这个万法大会每次都要有人伤亡,但……”

    嬴颖这才焕然大悟。“哦,你说这个啊。其实每次有人伤亡都是后面的比赛,新秀赛好像还没听说过有伤亡的记录。”

    “后面的比赛难道不用这个九州鼎保护?”

    “不是不用,而是护不住。”嬴颖耐心解释。“新秀赛和初等修士大赛基本都是些入门不太久的新秀修士,战力不强,有九州鼎保护,基本不会出现伤亡。受伤了可以治疗,死了的话直接复活。真正容易出事的是后面的几场。像真修赛,参加的都是90级以上的修士,法术攻击威力太大,就算有九州鼎护着,偶尔还是会伤及灵魂,导致复活失败。当然多数情况下是没问题的,护不住的情况一般都是那种特别强,又恰好实力差不多的两个人撞一块儿了,互相都打出绝招,容易收不住劲。还有那个格斗之王也是一样,参加的人战力都非常高,时常会收不住手伤到对手的灵魂。”

    “那团队赛呢?”

    “门派争霸赛其实和前两者也是类似的情况,各派都会派出自己的最强人员组合,战力肯定比较高,而且门派争霸赛的赛场不在这里,这个九州鼎用不上,比前面的比赛更容易出事。”

    天佑点点头表示明白。嬴颖又叮嘱了天佑一下,参加比赛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这边两人刚讲完话,下面赛场上战斗便已经拉开序幕。

    最先动手的是两个散修,而两人的行动也带动了其他几处战场的出现,最后整个竞技场中都打了起来。不过这些人都是新晋的底层修士,战力不是很高,多数人都没有掌握能离体的法术,所以战斗方式还没地球上的武侠片玄幻,感觉就是一群人在比拼拳脚兵器,连个特效都没有。

    不过,虽然战斗方式简单,这群人的招式却是五花八门的啥类型都有。

    说实话,以前在紫霄宫,看到的都是特定路数的格斗技巧,除了天佑自己会用一些奇怪的小技巧,多数人的战斗方式完全都是一个路数。如今看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战斗方式,不能说学到点什么,起码可以开拓眼界,给天佑自己的战斗方式一点小小的启发。

    俗话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天佑觉得下面这么多人在“行”,他多少总能学点啥。所以战斗开始之后他就两只眼睛瞪得溜圆,不断的寻找各种有意思的格斗技巧。

    不过,看了一会儿之后,天佑也终于发现了一些重点。比如说:下面的这些人虽然战斗方式比较“朴实”,但其实还是和地球上的格斗技法有着很大区别。

    虽然这些修士因为不会灵气离体,所以和地球上的那些格斗术看起来差不多,但修士们毕竟是有灵气的,所以,在很多细节上还是有着明显差异。

    比如说,修士们的体能、力量,以及抗击打能力都远超正常人类,所以他们的战斗中,一些针对要害位置的攻击其实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

    初入山门的修士们虽然并不能让灵气离体,但身体已经被灵气改造,还能用灵气集中于一点进行防御。刀剑什么的虽然挡不住,但如果你只是用拳脚等部位攻击人家的要害,那基本就只有两个结果。一、你力量够大,轰散对方的灵气后产生杀伤。二、对方灵气更强,挡住了攻击。

    如果是前者,不管打中哪里,其实效果都差不多。而如果是后者……结果更不会有丝毫变化。

    所以,要害攻击什么的在不用武器的情况下其实效果很不明显。

    除了这一点之外,天佑还发现了一个特点。

    散修不算,那些有门派的修士,往往会有一些很特备的战斗动作。

    这些动作看起来似乎是毫无意义的,但对方却会不断的使用出来,说明平时训练的时候就是这么练的。

    起初天佑还有点想不明白,这些人的战斗方式为什么这么奇怪,但后来他却想通了。

    修士们未来是要成成仙成佛的,他们的未来目标是“会法术的战士”而不是“武林高手”,所以,现在他们所使用的一切格斗技巧,都是为了配合本门后期的那些法术而存在的。但因为级别太低,这些法术他们都还没学会,所以才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动作。这不是他们的功法有问题,而只是术法类技能没有完全填充进去的原因。

    天佑这边分析了一会儿,场中的混战过程却是逐渐趋于平缓。最初动手的那批人基本都已经躺地上了,身上燃烧着九州鼎释放的火焰结界,看样子不但能阻挡外部攻击,好像还自带疗伤效果。因为很多人刚开始明明是被直接放倒的,但很快就在火焰中爬了起来,只是火焰保护他们的同时也把这些人给封在了里面,虽然能在火焰中活动却出不来也无法移动地方,只能在场中观战。

    随着第一批动手的人员相继淘汰,剩下的人也开始逐渐变得谨慎起来。不过,或许应该说不是他们变得谨慎,而是这些人本来就谨慎。

    参赛的人员虽然理论上都是来自各门派的弟子或者散修,但他们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以归属来区分的,而是根据个人实力来划分的。

    那些实力较低的人,尤其是以散修为主。他们参加这个比赛的目的其实根本就不是为了胜利,而只是想要体验一下这种实战的感觉。

    这些人大多提前就知道九州鼎的存在,也了解新秀赛的规则,知道在这个比赛中可以放开了手脚战斗,还不用担心伤亡。这么好的磨练机会在平时可是不多见,所以,这种免费的机会大家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然后,参加比赛的出了这种来磨砺自己的,剩下的才是想要拿到名次表现自己的。

    新秀赛的奖品什么的倒是其次,关键胜利者得到的关注。如果是门派弟子,回去之后必然会让门派加大对其的投入,这样也就能增加自身成长的优势。而若是散修在竞赛中表现优秀,加入一些有实力的门派便也不再是奢望。毕竟修士的世界还是实力为尊的,你有实力害怕找不到门派吗?

    因为怀着两种参赛目的的人想法不同,他们的战斗方式自然也不同。那些只是想要磨砺一下自己的人只想要势均力敌的战斗,因此他们不会多想,只会找个目标就直接a山去,然后拼个你死我活。若是侥幸胜利,那就再去找下一个目标。

    但是,那些想要表现自己,拿到好名次的人,他们的战斗方式就要谨慎的多了。

    这些人会先保持不动,和其他人拉开距离,然后观察。观察场中的所有人,寻找那些可以确定的软柿子,或者发现他们的弱点,并提前计划好战斗的方式。当然,更重要的是发现那些对自己威胁较大的人,然后避开他们。

    混战的特点决定了你未必要胜过战场上的每一个人,只要合理利用战场的特性活到最后,那就是胜利者。而如何活到最后,这就要见仁见智了。如果觉得自己实力强横,那就啥也不管平推全场,如果觉得自己不适合正面战斗,那就各种潜伏袭杀,反正规则也没有限制用什么方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上那些只是打算磨砺自己的人因为不断的战斗基本都已经被淘汰,剩下的参赛者之间战斗的次数变的越来越稀疏。他们总是会选择先观察对手,找到可以下手的目标后才会去攻击,甚至有人动用计谋,故意和自己不擅长的对手交战,然后把这人引到对他不利的第三者身边,利用第三者的力量先把自己最不适合应对的目标解决。当然,这个过程中直接白给的人也是存在的。

    战斗持续了不长时间后,参赛选手人数终于下降到了入场人数的十分之一。可以说整个比赛过程都很平淡,没有什么波澜。毕竟是最低级的新秀赛,而且现在还是第一场比赛,等于是预选赛,被淘汰的只能说是歪瓜裂枣,真正的高手们甚至都没动用自己的真正实力战斗就结束了。

    随着第一场战斗结束,天妃再次出来宣读比赛安排。让第一场战斗人员下来休息,然后九州鼎开始抽第二场的人员。

    天佑正盯着上面的名字看,想知道有没有自己,旁边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别看了,前面三场都不会有你名字。”

    “嗯?”天佑扭头去看,发现居然是谢必安。再看周围,原本坐在附近的师兄弟们就像被无形立场驱逐了一样,自动向外散开一大圈,把天佑周围变成了一小片真空区。“谢长使。”

    谢必安点点头,算是打过在乎,而后再次说道:“你不用担心,前三场都没你。”

    天佑回头又看了眼那个九州鼎,然后压低声音小声问:“这东西还能作弊?”

    谢必安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然后岔开话题问天佑:“第一场比赛开出什么来了吗?”

    天佑点了点头,“看懂了一些。”

    “说说看。”

    天佑想了想,将他发现的那些人用的招式上的特点讲了出来。但他一边讲一边还在看着谢必安的脸色,而后逐渐声音小了下去。他知道,这不是谢必安想听的内容。

    谢必安也不催他,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天佑停顿了一下,而后道:“新秀赛预选,大家都不会暴露真正的实力。很多人甚至都没有真正动手,就等着别人战斗,硬耗到了人数达标就直接晋级了。这一场的目的就是淘汰掉那些充数的和跑来磨练技艺的人。”

    谢必安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而后道:“前三场你不会被选中,后面就是真的真看运气了。先别带你的妖宠,就自己上。最好都不要出手,等着就行。还有,多看,多听,观察对手。试着判断一下哪些人可能进入决赛,然后重点观察。搞错了也没事,现在的你就是来学习的。”

    天佑点点头,“弟子受教了。”

    “行了。你自己好好观察,我先走了。”谢必安说着就站了起来,边走边说:“我就说不用为你多操心,那些老家伙还不信。好了,别送了,你自己看比赛吧。”

    天佑在谢必安背后恭敬的行完礼才重新坐下。之前跑到远处的嬴颖和吕萌她们第一时间又跑了回来。吕萌上来就拉住天佑说:“谢长使找你干什么来了?你胆子真大,居然都不怕谢长使!”

    天佑看着吕萌不解的反问:“其实我倒是挺好奇,谢长使人明明挺好的啊,你们为啥都怕他啊?”

    “这个……”

    吕萌想了半天也想不到要怎么解释,最后还是嬴颖补充道:“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印象中谢长使确实是没有惩罚过谁,也没干什么可怕的事情。我倒是记得他救过我们一位师姐的命。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看到他就全身不自在,打心眼里害怕。而且,认识越久就越是这样!”

    天佑听着嬴颖的解释,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他估计这应该和谢长使的功法有关。大家害怕他不是因为谢长使有多可怕,而是因为他的功法自带恐惧光环。至于天佑自己为啥没反应……他身上有龙灵之力,而这玩意最擅长干的事情就是把一切类型的灵气转化为龙灵之力,所以这种潜移默化类的长效型法术对他完全无效。

    谢长使走了,天佑再重新看比赛就更认真了。不过,后续的战斗和前面异常都差不多。前期比赛真的就是淘汰掉不适合参加后期战斗的人,真正的选手们其实都还没怎么动真功夫。

    很快,三场比赛结束,第四场天佑依然没轮上,直到第六场才终于出现了天佑的名字。

    有前面五场比赛作为铺垫,这次不用天妃去说,名字一出来,选手就会自己往赛场里跳。天佑看到自己名字立刻站了起来,旁边柒小妹她们呼啦一下都跟着站了起来。

    天佑扭头看着柒小妹问:“你干啥?那上面是我的名字,没有你。”

    柒小妹这才想起来,他的妖宠身份是不公开的。在紫霄宫,她算是正式弟子,是天佑的小师妹,并不是妖宠,所以这次的万法大会她是不能和天佑一起参战的。当然,团队赛如果她占用一个名额,倒是可以加入。

    柒小妹想明白了之后便改为给天佑加了加油,然后重新坐了回去。而天佑依然没动,而是对胡青玄她们道:“你们也都别动,第一场我一个人下去。”

    看了五场比赛,这个预选赛是个啥等级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所以妖宠们并未说什么。再说虽然天佑表面上水也没带,但月影和妖梦却是一直在他身上呢,真要有危险,这俩可是比什么人都给力。

    跳入竞技场,天佑和其他参赛者一样走到九州鼎旁边。不过他没有立刻伸手按上去,而是运起灵视之眼向着九州鼎看了过去。

    这么高级的法器,他想看看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说不定还能拷贝些阵法知识回去。

    然而,就这一眼,差点没让天佑直接淘汰出局。就在天佑开启九州鼎的瞬间,在天佑眼中,整个九州鼎都亮起了密密麻麻的金色光芒。那光之强烈,就像是亿万根锥子,就这样直直的插入天佑的双眼。天佑只感觉脑袋像是被人抡圆了大锤猛的敲了一锤子般,瞬间就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也是瞬间黑了一下,再恢复意识的时候是感觉到屁股疼,然后就发现自己是坐在地上的。

    很明显,天佑刚刚有一瞬间失去意识,但摔倒在地的瞬间痛觉刺激他让他又恢复了意识。尽管只是一瞬间,但天佑还是后怕不已。他实在没想到这鼎居然这么可怕,仅仅就是看了一眼就给他这么大的冲击。果然,紫霄宫不愧是浩劫之后实力保存最完整的势力,这九州鼎是真的强。

    不去管旁边参赛者诧异和疑惑的目光,天佑若无其事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抬手去触摸九州鼎。那一瞬间,天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天佑不知道其他人接触九州鼎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但他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九州鼎上传来的意志。

    没错,九州鼎是有意志的,它或者说是他,有器灵,有一个完整的意识,甚至有情感。

    在接触到九州鼎的瞬间,一种惊讶、欣喜、激动以及其他许多种情绪混合在一起的情绪瞬间就传递到了天佑,让刚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天佑不自觉的踉跄了一步,差点又坐地上了。

    旁边的参赛者再次看了天佑一眼,心里八成在想这人不会是混进来的骗子吧?这脚步虚浮的样子还参加比赛?别一会走两步自己摔死了!

    然而天佑根本没空去观察别人的反应。刚刚后腿了一步,手掌离开九州鼎,所以感觉断开了。然而当他上前一步,打算再次触摸的时候却被被人挡住了。

    “你还想摸几次?完事了就快点让开。”

    天佑扭头看了眼说话的人,发现是个散修,而且一身服装打版很奇怪的样子。乍看起来像是仙门中人,但手里却提着个禅杖。这尼玛到底是哪个体系的啊?

    一愣神的时间已经被推到了一边,想想反正还有机会,天佑也就没有再去接触九州鼎。反正头顶的火焰已经亮起,就是刚刚燃起的火焰有点怪。

    人家得到名字之后,火焰都是从脚底出现,然后向上燃烧,而且火焰很是猛烈,一瞬间就可以完成包裹参赛者的过程。但天佑身上的火焰虽然也出现了,却好像接触不良一样,闪了几下就没了,甚至没有完全把他包裹起来。不过天佑仔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修为居然往上蹦了一大截。这尼玛,不是说给加个灵魂保护吗?现在这算啥?双倍经验还是经验书啊?话说这样到底算不算保护生效了啊?万一我被谁偷袭了,不会没法复活吧?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