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正文卷 001 一块碎银引起的疑案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二道贩子的逆袭 | 作者:炮兵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扬州千载繁华景,移在西湖嘴上头。www.83kxs.com

    这是明初大学士邱浚路过淮安府山阳县河下村时,看到河下繁华昌盛,有感而发作的一首诗,然而,诗中的西湖并不是杭州的西湖,而是山阳县城西闻思寺前面的湖,原名叫管家湖,百姓觉得名字有点俗,就简称西湖。

    西湖的由来和河下有些相似,河下原来还有一个名字叫满蒲,古人认为河下与河北分隔大江两岸,本称为河南才对,但地势北高南低,就有河下的名称。

    满蒲和河下,一个俗称一个官称并存多年,到后来就剩下河下。

    河下的繁荣昌隆和两件事分不开,漕运和淮盐。

    所谓漕运,就是的用水道运输,在古代,南北交通、物资交流主要靠大运河,明朝年间,别的不说,光是粮食,每年就向北方输送高达五百万石,河下处于西湖和大运河之间,是河道必经之处,南北物资均在这里集散。

    苏北沿海所产的盐统称为淮盐,产量和质量在大明都是首屈一指,朝廷特派的盐运使就进驻在河下,大批商人到这里投足盐业,就这样,河下就昌盛了起来。

    邱浚的诗,是写在明初,经过百余年的休养生息,到嘉靖年间,河下变得更加繁华,昔日的小山村变成一个大型集镇,地方繁荣、百姓安居乐业。

    可是,河下的繁华和稳定这份红利,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得到。

    半躺在河下壶嘴街的沈文,就是感受不到这份红利的其中一份子。

    原因很简单,沈文是一个外来户,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河下人,准确来说,沈文不属于这个朝代的人,他是来自二十一世纪。

    沈文原本的职业是二道贩子,这是行内话,二道贩子就是贩买文物的人,平时穿街走巷、上山下乡,收一些老物件转手赚钱,刚开始时沈文是跟师傅,因为他脑子灵活、能说会道,不到三年就出师,慢慢混出名堂。

    听说河下古镇有人要清拆古屋,就跑来淘宝贝,没想到来得晚了,最后只淘到一本鸡肋般的沈氏族谱,回到旅馆还没来得看,累得一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就到了嘉靖32年的河下。

    醒来后,意外发现自己短发变长发,不知是不是穿越空间的结果,不管怎样,可以省下不少麻烦,至于衣服和来历,沈文也应付过去。

    大明是天朝上国,国大民骄,百姓见多识广,对沈文的奇装异服只是稍为好奇,并没有把他当成怪物一样看待,更没有把他当成异端审判,至于来历,这些年沿海闹倭寇,不少百姓被迫流离失所,大明的路禁制度也没建国初期那样严,沈文编一个悲惨的故事、送上一点孝敬,再挤出几滴眼泪,那地保胥差也就一只眼开一只眼闭。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这是华夏子孙的共同特征,其它人就是想假冒也假若冒不出来,沈文很快就融入这个社会,并慢慢适应了这个身份。

    哭没用,还不如笑着面对,幸好父母都是退休公务人员,有医保有退休金,就是请个保姆照顾也足够,再说还有弟妹帮忙照顾。

    只是自己失踪,估计要让二老伤心。

    眼下沈文顾不了那么多,一来他性子豁达,二来是因为肚子饿了。

    大半天没一粒米进肚,那肚子饿得咕咕叫。

    本来身上有个金戒指,这些天为了打发地保、胥差,外加吃住、换衣服,花得一干二净,不夸张地说,现在沈文的兜比脸还干净。

    “灌汤肉包,刚刚蒸好的灌汤肉包。”

    “快来看咧,烧鸡,外焦里嫩,香喷喷的烧鸡。”

    “刚出炉的烧饼,又香又脆,一咬一口香。”

    河下壶嘴大街是河下最繁华的一条街,这里游人众多,商业繁华,在并不是很宽阔的石板路上,小贩们卖力的吆喝着,闻着诱人的香味,再听到这些吆喝声,沈文忍不住摸摸快要饿扁的肚子,感到更饿了。

    要是天下掉锭金子就给自己就爽了,沈文心里幻想着。

    就在沈文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有马“嘶”长叫一声,有人大叫有马受惊,接着听到有年轻女子“啊”的一声惊叫,沈文看得清楚,有一匹驮着货物的马不知为什么受惊狂奔,抬轿的轿夫吓得剧烈晃了一下,轿里的女子因轿子不稳惊叫一声。

    沈文突然眼前一亮:随着那一声女子惊叫,一块碎银从轿子里飞出,“啪”的一声掉到沈文的脚边。

    这也太灵了吧,刚刚祈祷,虽说天没掉金子,轿子却飞出银子。

    沈文眼疾手快,一手就把银子拿到手,刚拿到手,那轿子的珠帘一下子让人掀开,一张动人的俏脸出现沈文面前,就在两人对视的一刹那,沈文感到自己心跳好像停止了。

    脸如梨花带雨,眉如柳叶、樱嘴琼鼻,特别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像藏了一泓春水,穿着粉色交领儒裙,梳着苏扬最流行牡丹发髻,容颜绝美,气质淡雅清新,美得就是从画卷中走下来的仙女一样。

    这是没有整容的年代,绝对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然而,沈文忽然发现,这位美女的目光,落在自己手里的那块碎银上......

    “喂,你们怎么抬轿的,吓着小姐,负责得起吗?”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也不知那畜生怎么突然发疯。”

    惊马跑后,跟着的丫环一边训斥轿夫,一边问自家小姐有没有事,而轿夫不敢分辩,只好低声认错。

    河下很繁华,但是街道大多是五尺左右宽的石板路,勉强能并走二辆马车,来往有些挤拥,稍不注意,就会发生碰撞事件。

    “我没事,青儿”轿子里传出一个宛如黄莺的声音:“停轿。”

    轿夫们应了一声,忙小心翼翼地把轿子放下,青儿连忙上前把轿里小姐扶出来。

    沈文一看情形不对,拿着银子转身想跑,没想到那少女早留意沈文的一举一动,看到马上说:“这位公子请留步。”

    不走才傻,现在就想靠这块碎银填饱肚子,沈文快步走开,可是刚走二步,还是装作一脸糊涂装地转过头说:“小姐,刚才是你叫我?”

    没办法,前面挡着一个五大三粗、一脸煞气的轿夫,要是不转头,估计得吃拳头。

    美女啊,看她的脸蛋就觉得惊为天人,现在看到她高挑的身材,更觉得眼前这位美女简直是美艳不可方物。

    大明百姓的身高普通不高,沈文目测大约是163左右,而眼前这位美女,至少有168,比普通男子都高,而比沈文也是矮半个头,站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

    粉衣少女看得清楚,眼前这登徒子,眼晴盯着自己,嘴里说着话,可是那捏着银子的手,却毫不犹豫把银子揣进袖筒里。

    可恶,这银子是自己给姑母去文楼买灌汤包的钱。

    “公子,刚才轿夫受惊,小女子不小心遗失了一块碎银,不知公子有没有看到。”粉裙少女笑颜如花、声如黄莺地说。

    声美人更美,说话婉转,笑脸如花,对男子有莫大的杀伤力,粉裙少女认为,只要不是铁石心肠,都会选择把银子还给自己。

    可是他太低估沈文的脸皮,或者说,她没想到人在饥饿时,食物对人的诱惑力有多大,沈文只是稍稍有些心软,很快“道心”坚定地说:“没看到。”

    再不弄到钱吃饭,估计自己要做第一个穿越饿死的人。

    美女和美食,在平时沈文肯定选择美女,可是现在快要饿晕了,自然是把吃的放在前面,也就是先保往银子。

    要是人饿死了,就是博得美女好感也没用,再说现在自己这么落魄,别人看中自己的机率....极低。

    粉裙的少女的俏脸抽了抽,轻咬着红唇说:“公子,你袖筒里的那块银子是小女子的,请你还给我吧。”

    不会吧,用得起丫环,坐得起轿子,还在乎这块小小的碎银?

    沈文有些无奈,眼睛转了转,很快就昂首挺胸,用出自认为最帅的笑容道:“小姐,冒昧问一句,小生帅不帅,嗯,或者说,我是不是风度翩翩、玉树临风。”

    一旁的青儿忍不住扑哧地笑了出来,粉裙少女让沈文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厚脸皮的人,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勉强说道:“公子仪表堂堂。”

    “这就行了”沈文一本正经地说:“你说,我这么一个仪表堂堂的人,怎么会贪你的银子,小姐,你不是...没睡醒吧。”

    粉裙少女一阵气结,没想到自己再一次低估了沈文脸皮的厚度,她还没开口,那个一脸横肉的轿子一手执着沈文的衣领,一脸凶猛地说:“大胆,你这泼皮,还敢拿我家小姐的银子?”

    本想吓一下沈文,让他乖乖还回银子,没想到沈文突然杀猪似的叫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有人在光天化日下抢银子。”

    本来围着的人就多,沈文这一吼,一下子吸引了更多人,一名捕头带着的两名捕走了过来,为首的捕头一脸严肃地问道:“发生什么事?”

    ...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