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定襄 第357章 终相见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大唐技师 | 作者:扬镳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天色蒙蒙亮,李牧便醒了。www.biquge001.com这一夜他睡得十分不好,被李世民从太极殿踹出来之后,高公公便把他带到了东宫,没办法,作为一个有丁丁的男人,除了东宫,他也没有别的去处了。

    显然,李世民也起的很早,李牧这边刚传完衣服,就有一个小太监过来穿口谕,让李牧去长乐门,帮郑氏母女收拾东西,收拾好了,赶紧滚蛋,没有召见,不得随意入宫。

    后面那半句,李牧只当没听到。他是内务府总管大臣,就算是公务,也得经常入宫,说不让就不让了?皇帝了不起啊?有能耐别用内务府赚的钱呐?

    不过这话,他是不敢当着李世民的面说的。

    李承乾这熊孩子还没起床,早膳自然也没有预备,李牧想吃也没得吃,毕竟不是自己家,只好空着肚子,来到了长乐门。让他颇为意外的是,郑观音竟然做了早饭。虽然只是清粥,但是有的吃,总比没得吃强啊。

    闻着清粥的香味,李牧口水直流,但他不好意思开口,就那么站在旁边,盯着人家的粥碗看。

    “逐鹿侯……没有吃饭么?”

    “还没。”李牧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眼神盯着李婉顺手里的碗,眼珠子都要掉进去了。

    郑观音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犹豫了一下,又道:“那……逐鹿侯要不要吃一些?”

    “那怎么好意思啊!”李牧笑逐颜开,话音未落,已经上手了。他拿着盛粥的勺子,先给最小的李婉言一勺,然后又给李婉顺一勺,再给郑观音盛了一勺,还剩下一多半,用嘴吹了吹,举起瓷盆直接给干了。

    母女三人呆呆地看着他,这叫什么人啊,这也太自来熟了!

    李牧吧嗒吧嗒嘴,见母女三人都盯着自己,道:“你们怎么了?胃口不好么?”

    最小的李婉言听到这话,赶紧低头吃了起来。李婉顺也是一样,只有郑观音,把自己的碗推给了李牧,道:“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是福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等会出了宫,我再设宴款待隐太子妃。”说罢,又是一碗下肚。

    粥喝没了,郑氏又拿出了前几日高公公送来的糕点,李牧又塞了几块桂花糕进嘴里,喝了口茶,压了压,才算是饱了。两个孩子吃得慢,李牧与郑氏一边等着,一边聊起出宫之后的事情。

    “逐鹿侯,该带的东西,昨晚我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没有什么麻烦的,装上车带走就行了。只是在临走之前,我有一个疑问,还请逐鹿侯解惑。”

    “您请说。”

    郑观音笑了一下,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如此维护我们母女。实不相瞒,前些日子,我见了魏公,在魏公口中,得知了你的一些事情,魏公对你的评价,和我亲眼所见的你,实在是有些出入。魏公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然而你的所做所为,又与魏公描述不同,这便让我疑惑了,到底哪一个你,才是真的你。”

    不等李牧回答,郑观音又道:“这个疑惑不解开,我始终是放心不下。我本该是一个早就死去的人,活到现在,完全就是为了两个孩子。若是你设计骗我,我倒是无所谓,只是这两个孩子”

    李牧笑了,道:“您有此疑惑,也是正常的。是我没有解释清楚,其实昨日我来长乐门,除了陛下让我来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托付了我。”

    “还有一个人?”郑观音微微皱眉,问道:“是谁?”

    “太上皇。”

    “父皇……”郑观音下意识脱口而出,旋即警惕起来,紧皱眉头,道:“你让我如何信你?你是李世民的宠臣,如何与父皇有所牵连?怎么可能?”

    “难道魏征没有跟您说么?”李牧笑道:“我与太上皇是忘年之交,我们俩一起爬过太极殿,在房顶上喝醉过酒。太上皇得以出宫,也是我出的力……这就说来话长了,还是等您跟太上皇见了面,你们慢慢再聊吧。”

    “与父皇见面?”郑观音越听越觉得离奇,道:“出了宫,还能与父皇见面?李世民会答应?”

    “这有什么不答应的啊,难道您不想见到太上皇么?”

    “我……”想到李渊,郑观音的眼眶有些发红。她是李渊钦点的太子妃,若不是因为李渊看好她,以李建成风流的个性,太子妃之位不一定能轮到她。

    想起当年种种,再看如今物是人非,郑观音毕竟是个女人,怎能不心生感慨。

    “隐太子妃,我知道你心中有种种的担忧和疑虑。我现在也没有办法让您放下这些担忧和疑虑……您不妨这样想,如今陛下已经下旨,让您出宫。您不出宫,肯定是不行了。想想这些年您在长乐门形同幽禁的生活,出宫之后,情况就算再坏,也不过如此了吧。为何不敞开心扉,尝试一下呢?”

    郑观音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这时,两个孩子吃完了。被高公公派来帮忙搬家的太监宫女早就在门外等着了,李牧一声召唤,大伙儿一起进来,不一会儿就都装在了车上。

    李承乾派来一队东宫率卫负责护送,一行人从宫门出来,穿过皇城,来到了朱雀大街。

    李重义和独孤九一早就在这儿等着了,看到李牧坐在一辆马车的车辕上,手里拿着一根鞭子,像是在驾车,又是东宫率卫送出来的,不禁有些奇怪,急忙靠了过来。

    “哟,你俩来了。”

    “大哥,你受伤了?”李重义天生对血腥味敏感,靠近李牧的瞬间就闻到了。

    “哦、”李牧指了指肩膀,道:“被一个孙子偷袭了,这事儿待会儿再说。你先去一趟天上人间,跟太上皇说,人已经接出来了,让李有容准备好接风宴等着拜见母亲,我们一会儿就到。”

    李重义点点头,调转马头,先行一步。独孤九驾着马车,跟在李牧旁边,投去眼神询问李牧是否要坐过来,李牧摇了摇头,他便跟在了后头。

    郑观音在马车里听到李牧和李重义的对话,撩开帘子问道:“逐鹿侯,你刚才说什么拜见母亲,谁要拜见母亲?”

    “啊,忘了跟您说。”李牧回头解释道:“现在太上皇身边,还有一个还珠郡主。她也是隐太子的女儿,她的母亲是突厥始毕可汗的女儿,您或许不知道这段过往,具体怎么回事,还是见了面之后,让太上皇跟您说吧。”

    郑观音还真不知道,按照李有容的说法,李绩送她们母女回突厥的时候,郑观音还没嫁给李建成呢。正是因为长孙无忌以‘胡姬’攻击李建成,才有了后来李渊钦定郑观音为太子妃的事情。郑观音出身荥阳郑氏,琴棋书画精通,无论是家世,才学,容貌,都是无可挑剔的,就是为了堵住如长孙无忌这样人的口。

    这样说来,也算是一段渊源呢。

    听到还有丈夫的子嗣在世上,郑观音也不知自己是个什么滋味了。她在嫁给李建成之前,便听说过李建成的风流之名,因此并不觉得奇怪。但她毕竟是李建成的正妻,自己的丈夫处处留情,还是让她有些不太舒服。

    只是人都已经走了,说起这些也没有意义了。那个孩子,既然是丈夫的骨血,也算是自己的亲人了。这样想着,郑观音心里多了一丝期待。

    说是亲人,绝对不是虚言。

    在这个时代,正妻和妾室的地位好比天差地别。皇室如此,民间亦如此。庶出的子嗣,不能叫自己的生母为母亲,因为他们的母亲是这个家里的正妻,他们只能叫正妻母亲。妾室,只是生育的工具,没有一个母亲完整的权力。

    郑观音作为李建成的正妻,理论上,李建成的所有子女,都要称呼她为母亲。这样的亲情关系,在这个时代被视为是理所当然。如果李有容不认她做母亲,就是李有容不孝,这个罪名可不小。

    车轮轧在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距离天上人间越来越近,郑观音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她不时撩开帘子,看一眼街道上的景物,两个孩子也好奇地瞪圆了眼睛往外看。对于她们来说,这是人生第一次离开皇宫,看到这花花世界,什么都是新奇的。

    崇仁坊本就离皇城不远,没多一会儿,便到了天上人间门口。李渊早已在门口等着了,看到郑观音从马车上下来,李渊也是动容,李建成的影子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眼眶瞬间变红了。

    “父皇!”郑观音从马车上下来,看到李渊,立刻控制不住情绪,崩溃大哭了起来。李渊也是老泪纵横,弯腰把郑观音扶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

    李牧瞧了眼李渊身后,李有容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李牧也能够理解她这样的反应,毕竟郑观音不是她的生母,而且她对李建成,也没有什么感情,甚至心存恨意。此时见到他的正妻,能亲近得起来才怪了。

    不过当李渊为她介绍郑观音的时候,李有容还是乖乖地叫了母亲。李牧心里一阵舒爽,小样儿,以后又多了一个能治你的人了!

    他还没高兴多大一会儿,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观音,是你吗?”

    郑观音顺着声音看过去,顿时露出惊喜之色:“鸥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