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659晨大佬卷24:薪火相承,百代不衰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 作者:一路烦花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楼上,秦苒等一行人都在。www.biquge001.com

    唐均到的时候,秦苒还坐在电脑面前,把电脑转过去给他看。

    秦苒站起来,给唐均让了位置:“您看看。”

    看着熟悉的老旧页面,唐均恍惚了一下,才慢慢走过来,坐在位子上,看了这页面好半晌,手试着按了好长一串代码,才道:“是我们黑客联盟的标志,但这不是我们内部运行的代码。”

    唐均也不知道他妹妹是哪里弄来这些他从未见过的代码。

    上飞机前,秦苒给他传了一段源代码,他在飞机上已经研究了一段时间。

    “交给我,用不了两天,”唐均坐好,开始调编辑器材,“这个源代码跟我们以往接触的完全不一样……嗯?”

    他刚输入进去一段代码,才发现这些源代码已经解到最后一步了。

    唐均手一顿。

    身边的老李拿出来优盘,还没递给唐均,就看到唐均这样,不由愣了一下,“老爷,怎么了?”

    “啊,”唐均反应过来,他看了老李一眼,然后把目光放在书房其他人的身上,顿了一下,才幽幽开口:“……这些源代码,不是已经解开了?”

    程隽放下文件,听到唐均的话,他侧过眉眼,“对。”

    唐均:“……谁解开的?”

    书房里没人说话,只下意识的看向秦苒。

    唐均也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他看着满屋子的人理所当然又半点不惊讶的表情,心脏病都快要犯了,手也更疼了。

    他单知道秦苒电脑技术好,无论是开发的软件还是做的构建,都十分超前。

    当初还想要把秦苒拐回去跟秦陵一起训练……

    他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开启启动码,联系秦苒留在页面的程序码,他开口询问:“是最后的双向毁灭文件?”

    提起正事,秦苒也收起了漫不经心的表情,“对,先看这里……”

    **

    秦苒已经解了一晚上了。

    眼下又有唐均在,两个站在黑客金字塔尖的人物联合起来,确认双向销毁木马很容易,尤其是秦苒,提出来的几串代码让唐均大感惊讶。

    秦家书房很大。

    这两人解代码,程隽就跟俞弦谈接下来何锦心的事儿。

    “坐。”程隽抬头,指了指对面的沙发,手指干净修长,声音温润有礼。

    俞弦从未正面接触过程隽,更别说书房里面好几个人都是京城那些人口中耳熟能详的人物,他十分拘谨的坐下,“程先生。”

    程隽同他打了声招呼,才把牛皮纸包的文献全都递给他,慢慢道:“你先看看,这里是何锦心所有的资料。”

    提到何锦心,俞弦就没那么拘谨了,连忙接过来看。

    程隽就等他慢慢看,他则是往沙发上靠了靠,余光注意着秦苒的方向,右手懒洋洋的支着下巴,从侧面看过去。

    大概十分钟,俞弦就看完了资料,整个人有些茫然的抬头。

    程隽收回目光,看着俞弦的样子,笑了声,才开口解释:“我没想到,何院是晨姐的姐姐,她跟那位,差点儿让我的打算提早暴漏,不过也刚好,有晨姐在,这件事情更好办。他们的端口快要进去了,等结果出来后,我给你一份公文你就能去把何锦心带出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看了眼秦苒的方向。

    程隽查到何锦心的时候,并没有仔细查何晨,何晨的资料是129也是s级加密状态,他的那些手下没有特殊指令,是查不到何晨的。

    这些人主要是把中心放在何锦心、俞弦跟俞家这三个地点。

    谁能知道,表面上何锦心才是重心的何家,还隐藏着何晨这么一个人。

    程隽说了一堆,俞弦听完了,但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脑子里轰轰鸣鸣的,如今只有一点……

    程家这位太子爷叫他小妹什么来着……

    晨姐?

    俞弦看了程隽一眼:“……”说起来,他还是何晨姐夫对吧?

    秦苒跟唐均一连讨论了一上午,终于解开了秦老夫人留下的这个端口。

    进去之后,里面是一份s级别保密协议,左下角有京城实验室的标志。

    程隽站在秦苒身后,看着这份未打开的s级别保密协议,眼睫微垂,“是秦老爷子跟秦老夫人签署的保密协议,当年那件事,太多无名英雄了,只是秦老夫人的协议资料一直没找到,今天总算归位。”

    **

    晚上八点。

    重型基地。

    一直呆在森严牢房里的何锦心被带出来。

    整个过程中她有些奇怪,但面伤一直保持镇定,被关了好几天,她整个人的状态有些萎靡,但一双眼睛坚定如初。

    她以为警卫要带着她去审问,没想到刚到大门口,就看到等在大门口的何晨跟俞弦跟秘书三人。

    因为这里是重型基地,何父何母,何晨就没通知他们,先把何锦心带出来。

    何锦心还在怔愣中的时候,身边的警卫就朝何晨敬了一个礼:“人已经带到!”

    “谢谢。”何晨朝他颔首。

    何锦心心中有一亿个疑问,只是这里是重型基地,不好问,等到车上的时候,她才看向何晨跟俞弦,有些恍若梦中的开口:“怎么回事?”

    她就这么轻易的出来了?

    连审都没审?

    “这件事说来话长,何院,我怕你接受不了。”秘书坐在副驾驶上,幽幽的看了眼在开车的何晨。

    你敢信他都遇见了什么些人??

    俞弦也沉默着跟着点头,复杂的开口:“确实复杂,我慢慢跟你说。”

    你敢信程隽叫何晨晨姐的??

    到了一院,何锦心等人先上楼去看了何奶奶。

    何晨靠在车门边,没有上去,而是拿着手机,挑了一张图,配了几个文字。

    很快就收到了好几条点赞跟花里胡哨的评论。

    何晨随意的瞥了一眼,刚想要关掉,又收到了一条评论,这条评论只有两个字——

    恭喜。

    **

    何奶奶已经醒来了,她正在焦急的向何父何母询问何锦心的消息,何晨的舅妈也在病房,正在劝说何奶奶。

    “妈,您放心,这件事女婿正在查,锦心会没事的,说不定过几天就回来了。”何父安慰着何奶奶,

    “真的?你没骗我?”何奶奶看向何父。

    “当然,我骗您做什么,不然您问问舅妈。”何父脸上不显,心底却是苦笑。

    舅妈点头称是,但心底也觉得何锦心就算出来,怕也不那么容易,以后何家,可能要靠何晨了。

    她是受过何锦心照顾的部下,这两天稽查院对何锦心的猜测太多,舅妈前前后后也听了一点,不过说来也奇怪,她跟何家走这么近,稽查院也没给她什么警告。

    何母只是低头给三个人倒水,垂着眼睫遮住了眸底熬红的血色。

    就在气氛正严肃的时候。

    病房的门被礼貌的敲了两下。

    “哪位?”何母放下茶壶去开门。

    还未走到门边,外面的人就把门推开了。

    三道人影进来。

    正是何锦心俞弦跟秘书三人。

    病房内的四个人显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给惊呆了。

    “锦心?你怎么出来了?”何父倏然从凳子上站起来,一扫刚刚的郁气,整个人都仿佛重新活过来了,“没事吧,看看你,瘦了……”

    舅妈也被突然出现的何锦心炸了一下。

    “爸,妈,别着急,让秘书给你们解释。”何锦心开口,她知道的也听模糊的。

    “是二小姐,”秘书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欣然着感叹开口,“多亏了二小姐的那些朋友,一个帮忙照顾何院,一个稳住了稽查院,一个帮忙解开了何院留下来的疑点……我们带何院出来的公文,是我们稽查院的顶头老大封先生亲自盖的章……总之,何院能这么快出来,都是因为二小姐。”

    不然,就算何锦心是无辜的,按照流程下来,也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何父等人在一边听着,也想起来何晨,瞬时间又恍惚又激动,朝门外看了眼,“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小晨呢,她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秘书看了何父一眼,顿了一下,心想你要是知道你女儿是谁,会不会更膨胀,“二小姐她大概是找她朋友去道谢了吧……”

    **

    何锦心看完了何奶奶,也没有回去,而是下了楼,找何晨,询问她能不能找到判决这个案子的人。

    何晨懒洋洋的靠着车头坐着,闻言,看她一眼,一边给程金打电话,一边问,“你要干嘛?”

    “我想去看看爷爷。”何锦心开口。

    电话接通,程金那边也不等何晨开口,直接道:“晨小姐,老大已经准备好专机了,我这边也有个交易区云城,你们来程家校场。”

    何晨拿着手机,站在原地半晌,才若有所思的看向何锦心,“跟我过来。”

    何晨把车开到程家。

    程家就在那几条重兵把守的街上。

    大四合院,何锦心等人没有来过这里,却也知道这里住着什么人。

    看到门头上的“程”字,何锦心有些踌躇,却见何晨十分熟稔的上前,秘书跟俞弦脸上也很平静。

    何锦心匪夷所思的跟上去。

    门口的门卫正在跟何晨打招呼:“晨小姐,程金先生他们已经等您很久了。”

    “好。”何晨言简意赅,朝后面摆手,示意三人跟上来。

    程金的专机已经准备好了,他跟何锦心几人打了个招呼,才同何晨说话。

    程家的五行,在京城十分出名,大部分人可能没见过他们,但绝对不会没听过他们的名字。

    直到坐上了专机,何晨跟程金在谈话的时候,何锦心同俞弦相视一眼……

    这还是她的那个妹妹吗……

    **

    凌晨一点,到达宁海镇山里的一处秘密基地。

    看着外面宏伟的基地,何锦心跟俞弦等人脸上十分震撼。

    “进去吧。”程金朝看首的人递过去一份文件,那行人看了上面的公章,才放他们进去。

    跟门链接的是一个狭长的合金通道,里面亮如白昼,合金的墙上多了些许黑色,不知道是具体什么材质。

    路程是渐渐往下走的,走了大概十分钟,已经看不到出口了。

    何晨等人才看到一个黝黑的、紧紧关闭的大门。

    大门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只在门边有一个小小的凸起的机关盒。

    程金严肃的冲着机关盒深深的鞠了一躬,才小心翼翼的拿出里面的一个记事本,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侧边的纸张都发黄了,上面几乎没什么灰尘,他庄严肃穆的把它交给何锦心,“里面有你想知道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何锦心捧着这个笔记本,心里莫名的沉重。

    好半晌,她才翻开第一页。

    这似乎是这个基地的日常笔记本,前面断断续续写了一堆配方。

    直到中间,出现了一段潦草的字迹——

    我是第一实验室研究院研究员宁迩,p7年实验室发现外形文明降落,我带领各位一线人员研究,从压力门研究到核试验。

    当我研究完整个v7发现元素具有致命放射性,才发现到不可逆转的失误,此次降落的陨石坑、外星文明必将导致生灵涂炭,我停止研究,并在秦家主跟何将军的帮助下逃脱京城。

    由今天入驻陨石坑,并建立宁海镇基地,打造隔离空防,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全身被辐射,所剩时日不多,若我的生命没有在物理实验室终止,那么我希望我能在最后的日子里阻止一场灾难,与基地共进退。

    薪尽火传,愿我们的大好河山永远繁荣、昌盛,子孙后代长盛不衰。

    何锦心心头发颤,她顿了下。

    才继续往后翻,后面还有很多人的不同人留下来的笔记。

    我是秦为先。我们在护送宁先生出城时,爱妻不幸接触v7,身体迅速衰竭,到达基地,爱妻身亡,我申请与宁先生一同留在这里,我死后,请把我跟爱妻埋在一起。

    我是第一实验室研究员宋文青,我自愿与宁先生一起加入宁海镇基地,与基地共存亡。

    我是第五区姚旭,我自愿与宁先生一起加入宁海镇基地,与基地共存亡。

    ……

    我是何永康,我将尽我所能,保护你们。

    我是何永康,宁迩先生让我在外封闭整个基地,他们会在基地内部氧气用完前完善系统。

    叛军已经察觉到了这里,基地系统已全部关闭,我已引爆外面的防御爆炸装置。

    愿你们的努力不会白费。

    最后一页的字迹很新——

    尊敬的宁迩先生,秦为先先生,宋文清先生,姚旭先生,何永康先生:

    我是第一区程隽,在此向你们报告:

    v7工程已完全停止,不法分子已全部落网,全球辐射没有延展,三大实验室入驻m洲,宁海镇基地已被列为重点保护工程。

    感谢你们的无私贡献,你们的伟大成就会永远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愿民族之巅,薪火相承,百代不衰。

    此致

    敬礼

    **

    何锦心的事在稽查院闹的很大。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她才被关进去后不到一个星期,就全身而退,甚至于第二天就官复原职。

    这件事在稽查院炸开了。

    不仅稽查院,连何家也被炸开了。

    因为何锦心回来,又有几大专业医生在,何奶奶病情好的飞快。

    第三天就出院了,她出院后,其他之前疏远他们的亲戚不敢来,但舅妈跟管夫人都是支持何家的,自然能来。

    “也是锦心手底下的人脉强,”管夫人此时还不知道何晨的事儿,正感叹着对何奶奶道:“这么快就出来了,连管驰他爸都佩服你们家锦心。”

    若她儿子当初看重的是何锦心,她怎么也不会迫于瞿家的压力退出。

    听着管夫人的话,何奶奶还没回,身侧的舅妈就开口:“管夫人,您这可就猜错了,这件事儿还真跟锦心没关系。”

    管夫人一愣,“跟锦心没关系?”

    何晨舅妈神秘兮兮的开口:“是啊,都是我那个二侄女儿,她好几个朋友,京城有个姓程的你知道吧……”

    ------题外话------

    **

    这一章的手记写了很长一段时间,删删改改,写到心情沉重又复杂,怎么写也配不上宁迩他们的口吻,我后面再改吧……

    然后何晨这边已经是尾声了。

    最后,很开心,能跟你们一起度过19,迎来2020年,愿2020你们不留遗憾,愿2020大家都越来越好!

    最后,双倍月票,加上元旦,给大家发了个月票红包!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