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25章:城主府内浪出天际!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史上第一密探 | 作者:沉默的糕点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云中鹤道:“请问几位大人,有何指教?”

    武士道:“那你听好了,裂风城内只能有一个神仙,那就是蓝神仙。www.kmwx.net任何居心叵测的江湖术士,只能是找死。”

    说罢他猛地拔出剑,对准云中鹤的胸口,冷冷道:“下次投胎看清楚一点,不要无意中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死吧!”

    然后,这名武士猛地一剑就要刺穿云中鹤的胸膛。

    许安亭兄妹还有几名黑龙台武士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便要冲出来救人。

    …………

    与此同时!

    在不远处的窗户后面,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这一切,这就是冷碧派来的黑血堂的武士首领。

    因为他们要确定,云中鹤是不是别国派来的密探,有没有团伙。

    “想要确定这个算命先生是不是别国的间谍非常简单,只要动手杀他,如果有人出手相救,那就证明他有团伙,是间谍的可能性就很大。”

    “如果他任由被杀死,那就说明他未必是别国的间谍。”

    “等着吧,我们好好看看,究竟有没有人会救他!最好有人来救,这样不仅能够揪出一个间谍,还能抓到一串,破获一整个别国的潜伏谍网。”

    …………

    云中鹤看着那名武士猛地一剑刺来,顿时心急如焚。

    不是怕死。

    虽然现在读心术失效了,但是云中鹤却能看出,对方没有杀心。

    毕竟十六号精神病人上身已经几次了,云中鹤自己也学了一些皮毛。

    从眼神深处可以看出,对方没有绝对之杀气。

    这……绝对是试探。

    但这反而是最危险的,许安亭兄妹关心他的安危,所以此时肯定就在隔壁,见到他生命危险,或许会出手相救。

    而一旦他们出手,差不多就暴露了一小半。

    虽然不能证明他们是别国的密探,但凭什么大半夜里面隐藏在这里,而且还出来救一个算命的江湖术士?

    裂风城抓捕别国密探,是不需要证据的,只要有怀疑,便会立刻下手。

    在井中月的绝对意志下,黑血堂手段之狠辣果决,简直难以想象。

    只要有怀疑,黑血堂便会将安亭客栈里面的人全部抓捕,先进行大刑拷问,然后再全部杀死。

    必须阻止他们,必须阻止。

    怎么阻止?

    忽然云中鹤大笑,面对刺来的利剑没有求饶,反而开始开口放声唱曲。

    激烈慷慨之曲,仿佛毫不畏死一般。

    而这首曲子是《十面埋伏》,这个世界上没有的曲子,云中鹤只在许安亭兄妹面前演奏过。

    顿时,他们立刻就听出来了。

    十面埋伏,云中鹤这是告诉他们,这里有埋伏,危险!

    千万别露面,别出手。

    于是,许安亭兄妹立刻定住身形,依旧隐藏在屋内,一动不动。

    “噗刺……”那个武士的剑,猛地刺入了云中鹤的胸膛之内。

    却只有一阵冰凉,不痛。

    因为,这是一支收缩剑,是表演戏法的道具。

    看似剑尖刺入胸膛之内,实际上是缩回了剑身了。

    场面一片寂静。

    那名武士安静一动不动,依旧装着刺穿了云中鹤的架势。

    原处的房屋窗后,目光鹰隼一般盯着周围的一切,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没有发现任何人出现。

    “看来,是我们多心了。”那名黑血堂的武士首领道。

    然后,他张嘴发出了一阵夜莺的鸣叫。

    用道具剑刺云中鹤的那名武士听到这夜莺的鸣叫之后,立刻收回了道具剑。

    对云中鹤的测试算是结束了。

    “云先生,走吧,跟我们去一个地方!”

    云中鹤低头看了一眼胸口,还是破了一个小口。

    “去哪里?”云中鹤问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那名武士道:“来人,将云先生抬上马车,带走。”

    云中鹤冷笑道:“没有八抬大轿,我不走,我不走……”

    但是城主府武士二话不说,直接将他抬起来丢进马车,朝着城主府行驶而去。

    云中鹤躺在马车里面,长长呼了一口气,轻轻夹了夹胳肢。

    里面的那颗特殊的泥丸还在,不过一会儿进入城主府还要搜身,所以藏在胳肢窝不稳妥,需要藏在其他地方。

    在路上,他脑子不断运转,回忆着井无边的这个人的强烈特征。

    首先,这个人真的是神经质,不能以常理论之,也不能用常理对待。

    其次,这个人喜欢两种杀人法。如果只是普通愤怒,那会直接类似,然后剁成碎片。

    而对于最痛恨的人,他会用另外一种杀人法,就是喂老虎。

    ………………

    云中鹤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身处一个金碧辉煌的房内。

    抬起头,第一眼就见到了一个非常英俊的锦衣公子,正慵懒地躺在华丽的大椅子上,两条腿大张。

    见到他的第一眼,云中鹤脑子里面就浮出一个词。

    六亲不认。

    不是真正的六亲不认,而是那种我今天考了六十分,有生以来第一次及格,所以回家的路上,迈着六亲不认的螃蟹步伐。

    在地球的时候,云中鹤见过不少超级富二代,但是没有一个能够富得过眼前这位的。

    拥有一万三千平方公里的领地,几十万子民,家里都是金山银海。

    跋扈,嚣张,轻浮,**,凶狠等等气质,完全写在了他那张肾虚的面孔上。

    毫无疑问,这位就是井无边了。

    而且此人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病重,双眸通红,甚至还有发烧的症状,偶尔面孔会抽搐一下,他正在承受难以想象的病痛。

    未来在很长时间,云中鹤可能都要跟着这个纨绔子弟混了。

    这就是我将来的主君了,真的是……太有意思,太刺激了。

    这井无边是一个疯子,不能以常理论之,切记切记。

    而此时的井无边也在看云中鹤,他脑子里面只在想一个问题:眼前这个人,是先勒死然后剁成碎片?又或者是让老虎活生生咬死?

    只有愤怒值到达一定级别,他才会把人喂老虎的。那画面实在太残忍了,老虎张开血盆大口,猛地一口咬下,那个时候人不会立刻死,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老虎吃进肚子里面。

    …………

    云中鹤在井无边脸上只停留了不到三秒钟,目光立刻被另外一个人吸引了。

    一个小姐姐,冷酷犀利的小姐姐。

    哇!

    长得好美啊,关键身材太火爆了啊,那两条大长腿简直秒杀任何超模,充满了绝对的力量感。

    只不过目光太凶了,看得人怕怕。

    这位是谁呢?

    看着打扮不是井中月,但是地位有很高,因为她站在井无边的面前,而且望向井无边的目光充满了嫌弃。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冷碧了。

    黑血堂之主,裂风城的武道天才,死在她手中的别国密探,至少有几百上千人了。

    也就是说,这个小姐姐是专门杀云中鹤这等人的。

    密探克星啊。

    难怪二十几岁就晋身到裂风城高层了,瞧瞧这事业线,多么惊人啊。

    云中鹤第一眼看腰,第二眼往下,第三眼往上,第四眼才落在她的脸上。

    最后,他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制高点。

    这目光真是一点都不掩饰啊?

    小姐姐,只看你第一眼我就决定了。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在裂风城的二房姨太太了。

    在场几个人也完全呆了。

    靠!

    好色的见多了,但这么不怕死的第一次见啊。

    凡是敢这样下流盯着冷碧大人看的男人,都已经死透了,而且眼睛都被挖了。

    你这个猥琐老头,你眼珠子都快迸出来,落入冷碧大人的胸口内了。

    “小姐年芳几何,仙乡何处,可曾婚配,小生云傲天有礼了。”云中鹤彬彬有礼,朝着冷碧行礼。

    然后他从怀中抽出破旧的纸扇,刷地打开,双腿微微迈开,潇洒地扇着。

    当然,这一幕本来应该风度翩翩的。

    但可惜现在的云中鹤已经扮老四五十岁的模样,头发如同杂草,衣衫如同破布,一脚赤足,另外一只脚穿着布鞋还破了两个大洞,两根倔强的脚指头露在外面。

    活生生的邋遢乞丐啊。

    而他破旧的纸扇上,写着四个大字:花柳无忧。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无忧医堂,专治花柳,还您幸福。

    这是裂风城的一家医馆,专门治一些不可告人的脏病,这扇子是专门用来打广告的,就像是后世电线杆上的那种老中医。

    云中鹤拿着这扇子,很容易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去治疗过。

    而他这个开场,确实……把众人惊艳得外焦里嫩。

    井无边和冷碧想了很多次,都完全没有想到这位云先生会是这等……猎奇的样子。

    “你就是那位号称神算,开了天眼的云神仙?”井无边道。

    “没错,便是小生。”云中鹤回答道,但目光始终盯着冷碧,甚至还用眼神挑逗。

    只不过他此时脏乱老差的模样,眉飞色舞的样子实在是太……贱了。

    “这位小姐,我这人最擅长相面,你有宜男之相,未来会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当然你五行缺水,所以需要找一个有水的丈夫。云乃万水之母,最是般配,未来儿子可以跟着你姓,取名叫冷云,男女都可用,岂不妙哉?”

    周围人咧嘴,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个老乞丐。

    你刚见冷碧大人第一眼,就连以后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

    冷碧目光冰寒道:“云傲天,你就那么不怕死吗?”

    “怕,怕得要死。”

    冷碧道:“那为何还要疯狂作死呢?”

    云中鹤道:“不知道为何,见到小姐的第一眼,我内心就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几乎要喷发而出。”

    此时也没有捧哏的,应该主动问道,什么冲动呢?

    没有人捧哏?那我就自己来。

    云中鹤捏着嗓子,变身装出冷碧的声音道:“什么冲动呢?”

    然后,他云中鹤炽热地望着冷碧道:“要么我死在小姐的剑下,要么小姐拜在我的剑下。”

    众人惊呆了。

    这么疯狂作死的人,真……真还是第一次见到啊。

    就连井无边也完全惊呆了,谁都知道他把冷碧视为禁脔的,而眼前这个乞丐竟然这么疯狂地调戏她,调戏这个让人闻风散胆,杀人无数的黑血堂之主。

    此人竟然是……活得这么不耐烦吗?

    …………

    注:诸位恩公,糕点崇拜仰慕你们,那给我几张推荐票好不?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