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116章:恩爱缠绵!云中鹤你暴露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史上第一密探 | 作者:沉默的糕点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听到井中月说的话,云中鹤完全惊呆了。www.kmwx.net

    这……这……这……

    那……那……那……

    月亮你怎么可以这样啊?你是女神啊,你应该高高端着啊。

    这种老司机说的话,你怎么能够说啊?

    你应该是那种连男女有什么差别都不知道的人啊?

    但是云中鹤还来不及表达自己的看法,直接就被井中月推倒了!

    ………………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女人,她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但是什么都懂。

    井中月就是这种人。

    所以一边实践的时候,一边还发出惊讶的声音。

    原来是这样的啊。

    原来是那样的啊。

    她竟然自己在探索了。

    没有想到啊,你竟然是这样的井中月啊?

    你竟然是这样的女神啊。

    ………………

    一个时辰后。

    云中鹤真的就剩下半口气了,这不是夸张,而是他真的出现了一种生命垂危的状态。

    看上去只有出来的气,没有吸进去的气了。

    井中月放过了云中鹤,发出一声叹息。

    喂!

    你发出这样的叹息,什么意思啊?

    接下来,井中月就侧躺着,睁大美眸盯着云中鹤一动不动。

    稍稍恢复气力的云中鹤不由得被她看得发毛。

    “整个无主之地的人,都觉得我和澹台镜最般配,你觉得呢?”井中月问道。

    云中鹤道:“我当然不这么认为。”

    井中月道:“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澹台镜,他太正经了。”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云中鹤难道就不正经吗?

    “你这样垃圾的男人,才能勾起我的吸引力。”井中月又道。

    云中鹤欲哭无泪,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但是他又有些了解这种状态,就比如有些男人,他们不喜欢纯洁无瑕的女人,也不喜欢贤妻良母,他们就喜欢渣女,觉得非常有挑战性,非常刺激。

    “你知道我为何答应嫁给你吗?”井中月又问道。

    云中鹤道:“肯定是我表现得智计无双的样子,彻底征服了你。”

    井中月道:“不是,当我看到你所有的资料后,没有想到这个世界还有这么渣,这么垃圾的男人,然后看到你的真面目后,我内心就有一股冲动。”

    云中鹤道:“你嫁给我的冲动?”

    “不!”井中月道:“一拳一拳,将你活活打死的冲动,就是那种砸成肉泥的感觉。”

    呃?!

    月亮,我觉得我们两人比起来,你更像是疯子。

    你和井无边两个人都是疯的,只不过他疯在明处,而你疯在暗处。

    “云中鹤,你一定要明白一个事实,我是因为喜欢你才嫁给你。”井中月道:“绝对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不是因为你立的那些功劳,也不是因为其他的东西。我嫁给你,就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要蹂躏你,我想要和你相爱相杀。请你以后务必无比记住这一点,尤其当你要做出什么决定的时候,一定要记住我这句话。”

    “我记住了,月亮。”云中鹤颤抖道。

    井中月道:“现在,你真的有点爱上我的内在了。之前你只是馋我的身体,对我只有征服欲,现在你真的开始喜欢我了,我能感觉到。”

    云中鹤点头。

    井中月道:“因为我们两个人本质上都是疯子,都是不正常的人。”

    云中鹤更加点头承认。

    井中月道:“云中鹤,之前你所有的执念是为了娶我,为了得到我。现在你已经成功了,那接下来你是为了什么呢?接下来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呢?”

    云中鹤沉默片刻,道:“我不知道,仿佛又一个模糊的概念,但是却又不清晰。”

    井中月道:“我的目标却非常清晰,但现在却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们只是刚刚开始互相吸引,才刚刚开始相爱。但是请你记住一点,你是我至今为止唯一开始爱上的男人,我希望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

    云中鹤忍不住吻了上去。

    结果井中月又缠了上来。

    云中鹤吓得一阵哆嗦,赶紧抽离道:“月亮你饿不饿,我去煮酒酿丸子给你吃啊?你渴不渴?我去泡茶给你喝,好不好?”

    井中月盯着云中鹤良久,又说了一句话:“人生想要圆满太难了,想要一个完美无缺的夫君,太难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讽刺我什么?

    “去吧,放过你了。”井中月道:“但是一会儿要过来抱着我睡觉,我这个人要么始终孤独,一旦开始,我对爱的需求是非常非常高的。”

    这话让人想起了许多婴儿,都是高需求宝宝。

    时时刻刻需要父母的呵护,喝奶需要哄,睡觉需要哄,而且要时时刻刻抱在怀里睡,稍稍一松手就要哭。

    井中月虽然已经二十几岁了,但某种程度上却是这种高需求宝宝。

    只不过她平时是独惯了,强势惯了。

    …………

    云中鹤踉跄地来到外面的房间。

    许安蜓小姐姐端过来早已经炖好的汤,放在云中鹤的面前,大补的汤。

    云中鹤环抱她已经非常显怀的腰际,柔声道:“那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许安蜓道:“我已经睡很久了,宝宝有点闹,竟然会把我踢醒。”

    云中鹤将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忍不住亲吻了一口。

    “别这样,主君会不高兴的,她才是您的妻子。”许安蜓小姐姐道。

    云中鹤道:“不,她不会在意的。”

    现在云中鹤真的有一些了解井中月了。

    她非常大方,大方到完全不介意云中鹤有其他女人。

    但是她又非常小气,她要在云中鹤的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甚至占据他百分之九十的心。一旦失去了这点,她就会中断这种关系。

    而且刚才她还有话没有说完。

    她之所以嫁给云中鹤,完全是因为喜欢。

    如果她不喜欢云中鹤,但云中鹤又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又逼着井中月嫁给他。如果真的那样的话,井中月会怎么办?

    非常简单!

    井中月会用最粗暴直接的办法解决问题。

    从肉身上彻底消灭你。

    既然你的功劳太大了,而且我还满足不了你,与其让你痛恨我,还不如将你杀了。

    井中月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不能以常理论之。

    “去睡吧。”云中鹤拍了拍许安蜓小姐姐的腰,温柔道。

    “恩!”许安蜓点点头,然后也去睡觉了。

    ………………

    井中月来到屋外,望着天上的明月发呆。

    好圆的月亮啊。

    对了,差点忘记了,今天是七月十五。

    鬼节啊!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井中月是一个不正常的女人,正常女人哪个会在鬼节成亲啊?

    紧接着云中鹤发现,外面地上躺着一个人。

    距离得很远就能看出,这位是花满楼。

    云中鹤走了过去,递过去一壶酒。

    花满楼弹地坐起,接过酒一饮而下。

    云中鹤道:“你现在已经不需要睡地上了。”

    “习惯了,小时候就习惯了。”花满楼道:“云大人,听说您是乞丐混混出生?无父无母的?”

    云中鹤道:“对啊。”

    花满楼道:“巧了,我也是孤儿出生,从小在垃圾堆长大的,后来被一个老乞丐收养,差点被弄瞎眼睛扮惨去乞讨。”

    这一点都不奇怪,丐帮是这个世界最丑陋黑暗的地方。

    “后来是怎么逃脱这个厄运的?”云中鹤问道。

    “因为我长得帅。”花满楼道。

    云中鹤顿时喝酒呛到了。

    花满楼无奈道:“真的,我真的也有英俊的时候,虽然不像您如此俊美无匹。怎么形容呢?我和您的颜值差距,相当于九个楚昭然。”

    呃,你这吹捧有点过了。

    花满楼道:“我们这样的人,就是杂草,就是蟑螂,就是臭虫,只要没有将我们踩死,稍稍给一点臭水我们都能活下去。我虽然不像您这么才华横溢,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才华的。”

    云中鹤道:“后来呢?”

    花满楼道:“就这样辗转颠簸流离,被人打了无数次,也杀了好几个人,在十一岁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的恩人,我的主君,从今以后我走上了密探的生涯,一直到现在。”

    接着,花满楼忽然问道:“云大人,您迷茫吗?”

    云中鹤道:“有一点点,因为刚刚娶到井中月,实现了这个巨大的目标,所以有点迷茫了。”

    花满楼道:“我一直很迷茫,仿佛又一个巨大明确的奋斗目标,又仿佛没有。”

    云中鹤道:“我也是。”

    花满楼道:“所以主君就成为我唯一的奋斗目标了,我要守护她。”

    云中鹤道:“为什么?”

    花满楼道:“因为他救过我的性命,而且还不止一次。你可能不太明白,不是单纯的拯救性命,而是更深层次的拯救生命。”

    云中鹤道:“你跟主君关系在很早的时候,就很近了?”

    花满楼点头道:“对。”

    云中鹤道:“那为何一直混不上去?”

    花满楼道:“我习惯在垃圾堆里生活,我习惯躺在地上睡觉,柔软的床我睡不惯,华丽的房间我更睡不惯,只有躺在杂草地里面,我才觉得安心。”

    云中鹤没有再说话,而是抬头望着月亮。

    “云大人,您诗词无双,看到今天的月亮,你做一句诗吧。”花满楼忽然道。

    云中鹤举起酒杯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花满楼彻底惊艳。

    不过他紧接着疑惑,为何是对影成三人?

    难道我花满楼不是人吗?还有我的影子不是人吗?

    他一看,发现云中鹤做的诗没错。

    云中鹤站在月光照耀之下,所以清晰有一个影子。而他花满楼蹲坐在一个巨石之后,不但没有影子,甚至连月光都照不到他脸上了。

    花满楼道:“大人,您这样的才华,真的不应该来这里的,您知道您最适合的地方是哪里吗?”

    云中鹤道:“哪里?”

    花满楼道:“大夏帝国,那里才是文星璀璨,哪里才是繁华文明胜地。”

    云中鹤道:“可是,那里没有井中月。”

    “是啊,那里没有井中月主君。”花满楼道:“只有无主之地才能酝酿出主君这样……疯狂又充满野性的女人。”

    说井中月疯狂野性?

    她明明很冷,很傲,很端庄啊?

    但这仅仅只是表象而已,井中月的内在确实疯狂而又野性。

    而且她的思维很直接,那就是马匪思维。

    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直接杀。

    遇到难以解决的人?直接弄死。

    而且一天到晚都在说,万一要是失败了,我就带着你们去做马匪。

    花满楼道:“今天晚上您和主君洞房花烛了,奴才能不能斗胆让你作诗一句?”

    云中鹤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

    花满楼呆了好一会儿,道:“您这样的人在无主之地,真是明珠暗投,大夏帝国才是您的舞台。”

    云中鹤把酒壶留了下来,道:“你慢慢喝吧,我要回去了。”

    “谢谢大人,我会记住您今天晚上的恩情的。”花满楼道。

    恩情?什么恩情?

    对于花满楼来说,或许一次深入的交谈,就是莫大的恩情。

    他曾经救过云中鹤一命,但这件事情他从未提起,仿佛自己都忘记了。

    或许他也是一个疯子,对于他而言,救命之恩微不足道。

    ………………

    云中鹤回到书房之后,本能地又掏出那张藏宝图。

    这份藏宝图是真的啊,已经好几百年的历史了,这是达芬奇亲口说的。

    但研究了这么久,真的一点点信息都没有研究出来。

    怒帝的陵墓究竟在哪里啊?

    云中鹤望着这张藏宝图绞尽脑汁。

    今天成婚,而且被井中月蹂躏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应该灵感大发的啊。

    但盯了这么半天,还是看不出任何线索。

    于是云中鹤不由得想起了达芬奇说的那句话,这破玩意烧了吧?

    要不然,烧掉?

    或许会出现奇迹?

    这个念头一起来,就再也扑灭不下去了。

    但这毕竟是井中月的东西,虽然娘子的一切都是我的,但还是要稍稍询问一下她的意见吧。

    于是,云中鹤走进房间。

    “有事?”井中月正躺在被窝看书。

    云中鹤道:“这个藏宝图,你说烧掉,会不会出现奇迹?会不会反而显露出地图来?”

    “烧掉?”井中月转过头来,两只绝美的大眼睛充满了蠢蠢欲动。

    “你可知道,我每天都要压制什么冲动吗?”井中月问道。

    “什么?”云中鹤问道。

    井中月道:“把我的手放在火上烧?把我的满头长发烧掉?把整个城主府都付之一炬。”

    呃!

    月亮,我承认你这精神病不轻。

    其实云中鹤没有注意到,当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通常会把手放在火上。

    当然了,她此时的手依旧白玉无瑕。

    但是云中鹤能够了解这种冲动,这就如同看到锋利的刀刃,想要用舌头去舔一下,看是否真的锋利。站在高楼顶端,莫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是一模一样的。

    井中月又道:“我本来就不知道多少次想要将它烧掉,但还是克制住了。现在你竟然说出口,那……那不烧都不行了。”

    然后,她竟然光着从被子里面钻出来,拿出一个火盆开始点火。

    整整生了一盘火。

    她带着兴奋道:“烧吧!”

    云中鹤道:“你渴望烧掉的结果,还是渴望能够烧出真正的地图?”

    井中月道:“我渴望未知。”

    云中鹤道:“月亮,你要不要穿上衣衫?”

    井中月道:“又没有其他人,难道你不喜欢吗?”

    云中鹤道:“喜欢,但是身体不允许。”

    “快点烧吧,你太磨叽了。”井中月催促道:“从今以后,我在你面前是否穿衣衫,完全取决于你。当我觉察到我穿衣能够让你沦陷,我就穿衣衫。我不穿能够让你沦陷,我就不穿。”

    云中鹤发现了。

    他本来以为这次拜堂成亲对他的意义更大。

    但没有想到,对井中月的意义更大。

    因为她仿佛找到一个人,能够放飞自我。

    接下来,云中鹤拿出这张藏宝图,稍稍犹豫了片刻。

    “月亮,这毕竟是你们井氏家族的传家宝啊,里面藏着怒帝陵墓的秘密,如果烧了却没有显露出真正的信息,那就彻底毁了。”云中鹤道。

    井中月皱眉道:“云中鹤,你已经有点开始不好玩了。”

    云中鹤二话不说,直接将藏宝图丢进火里。

    反正这是你们井氏家族的藏宝图,又不是我云氏家族的。

    这张藏宝图还真是顽强,进入火盆之后,先是开始卷曲,足足好一会儿,才开始燃烧。

    云中鹤不由得瞪大眼睛,不放过任何一幕。

    而井中月蹲在云中鹤的对面,眼睛睁到更大,恨不得将绝美无双的面孔凑到火盆上。

    会出现奇迹吗?

    会出现奇迹的。

    烧掉之后,藏宝图肯定能出现真正的信息。

    不破不灭嘛?很有道理的。

    但是……

    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张藏宝图直接就被烧成灰烬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也没有显露出任何信息。

    云中鹤顿时惊呆了。

    那……那这传承了几百年的传家宝,就这样毁了?

    靠!达芬奇,你可把我害死了啊。

    这下子怎么办?

    让我怎么去找怒帝陵墓啊?

    但是井中月却没有任何失望的神情,更别说任何责怪了。

    她忽然道:“云中鹤,你知道一种感觉吗?”

    云中鹤道:“什么感觉?”

    井中月道:“就是那种被火烧的感觉,刚好烧到最疼痛,但是却又不会这正损坏皮肉的程度,一定要卡到那个最高点。”

    呃?!

    谁会去研究这些东西啊?

    井中月道:“我小时候就试过无数遍了,要不然我教你?”

    接着,井中月抓住云中鹤的手,直接放在火上烘烤。

    顿时,一阵剧烈的疼痛。

    越来越痛,越来越痛。

    简直无法承受了。

    瞬间,井中月抓住云中鹤的手离开了火焰。

    “怎么样?”井中月道:“这种感觉刺激吧?”

    云中鹤看自己的手,烧的通红,但确实不会出现伤痕。

    她竟然真的至少灼烧伤的凌界值在哪里。

    靠,哪个正常女人会研究这个啊?我的月亮,你是怎么长大的啊?

    云中鹤先望着火焰发呆,又望着井中月发呆。

    她真的是太美了,尤其今天晚上更美,比火焰还要美丽。

    真的能够灼烧人眼,灼烧人心。

    而井中月也望着云中鹤的双眼。

    她的双眸越来越疯狂,越来越火热。

    “云中鹤,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找不到一个能够和我契合的男人的,没有想到你这个疯子出现了。”

    然后,井中月直接扑了过来。

    云中鹤颤抖道:“不行,不行,月亮我会死的。”

    “算了,死就死吧!”

    ………………

    次日上午。

    云中鹤真的只有一种感觉。

    我要死了。

    不,我已经死了。

    我在哪里?我还活着吗?

    而此时,井中月早已经起来了,穿着紫色的长裙,端庄地坐在那里看书。

    云中鹤瘸着上前,搂住她天鹅一般的脖子,在她火焰一般的嘴唇上吻了一口。

    “看的什么书?”云中鹤问道。

    “怪人十二谈。”井中月道。

    果然是不正常的书,讲的是十二个人落入深不见底的山洞里面,马上就要死了。

    临死之前,每一个人都要讲一个故事,而且是最离奇,最真实,最荒诞,最残忍的故事。

    这本书的作者名字叫正月初一。

    但这仅仅只是笔名而已,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写的书没有一本是正常的,全部都非常荒诞,让人毛骨悚然。

    正常人看了之后会头皮发麻,甚至要疯癫的感觉。

    云中鹤又是作诗,又是作对子,写(抄)出了许多千古名诗。

    但井中月却没有表现出过尤其赞赏,她不太喜欢这些名诗,她喜欢的是《怪人十二谈》之类的书籍,不太正常的书。

    “月亮,你是正常人吗?”云中鹤问道。

    “是。”井中月道:“我们根子里是正常人,不是真正的疯子,所以有些时候才会痛苦。”

    疯狂和正常,并不是一种固定关系,是随时会变化的。

    “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会越来越正常的,也会越来越不正常的。”井中月道:“我希望我们生出来的宝宝是正常的,当然更加要漂亮的。”

    云中鹤之前以为,哪怕成婚之后,井中月也会非常高冷,会抗拒云中鹤的接近。

    他觉得,在这段婚姻关系中,他云中鹤才是主动的一方。

    但没有想到成亲之后,井中月才是主动的一方,是她在努力地靠近。

    或许,她真的孤独太久了,也封闭得太久的。

    又或者如同她所说的那样,找到一个契合的疯子不容易,就不要矜持,也不要端着了。

    要么就不要开始。

    一旦开始了,那就疯狂地去爱。

    她真的和宁清不一样,和所有女人都不一样。

    真的像是一个精灵,一团火焰。

    至少这一刻,云中鹤对她的迷恋,真的有些不可自拔了。

    他感觉到井中月也是同样的感觉。

    或许,他和井中月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就在此时!

    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冷碧冲了进来。

    井中月皱眉,她很讨厌这种状态被破坏。

    “主君,澹台家族的人来了,带着最精锐的武士高手来的,整整上千人。”冷碧道。

    井中月道:“知道了,你让他们等着,我一会儿就来。”

    ………………

    片刻之后,井中月穿着威严的城主锦袍和云中鹤手牵手,走进了城主府的大堂。

    然后,两个人并列坐在城主的宝座上。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不由得一颤。

    这……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从今以后裂风谷有两个主君了吗?

    城主府外面,密密麻麻站着上千名坍台家族高手,而澹台镜站在某个窗户后面,一动不动。

    顶级高手澹台焚,带着一群人直接就要冲入城主府大堂。

    “放肆,这里是裂风谷城主府,就算坍台家族的武士,也不是想进就进的。楚昭然怒道。

    澹台焚寒声道:“我带来的不是坍台家族武士,而是诸侯联盟武士,我是来执法的。”

    “执法,执什么法?”楚昭然道。

    井中月道:“让他进来。”

    顶级高手澹台焚带着十几名高手,直接闯入了大堂之内。

    这名顶级高手果然穿着的是诸侯联盟的铠甲,而且身后带的也是诸侯联盟的黑甲武士。

    澹台焚拿出了枷锁,指着云中鹤道:“你被捕了,云中鹤。”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一变。你胆子也太大了,这可是我们主君的丈夫,你竟然说要抓捕他?

    裂风令闻道夫冷笑道:“凭什么?此时云傲天大人,可是我们的半个主君。”

    澹台焚指着云中鹤道:“你根本不是什么云傲天,你的真名叫云中鹤,大赢帝国寒水城之人。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帝国的卧底,你潜伏到井中月城主身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们已经证据确凿了。”

    “来人,将敌国密探云中鹤拿下,若有抵抗,格杀勿论!”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一整天都有活动,我会抓紧一切时间码字的。

    月票榜确实有点寒酸,兄弟们给几张票啊,糕点真的竭尽全力了啊。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