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125章:井中月!我是大赢卧底!终局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史上第一密探 | 作者:沉默的糕点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一口血喷出之后,澹台灭明反而站定住了。www.399xs.com

    但是头脑依旧一片轰鸣,仿佛一下子也停止了思考。

    一时间也感觉不到心痛,只有怀疑,荒谬。

    他抬起头,望着眼前的斥候道:“你们真的是我澹台家族的斥候吗?”

    他觉得眼前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个报信的斥候是假的,要么是云中鹤派人伪装的,要么是南周帝国的阴谋。

    这两个人完全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那个斥候赶紧拜下道:“主君,我确实是澹台家族的斥候啊,上次我坠马受伤的时候,您还亲自去看过我,看着我腿上的伤口,还说了一句这伤仿佛就在我自己身上,隐隐作痛。当时小人就感动肺腑,发誓要世世代代效忠于主君。”

    呵呵呵呵呵!

    澹台灭明这样的话,这样收买人心的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哪里记得住这个斥候啊,只不过觉得有点眼熟而已。

    所以,他还是不相信的。

    但他还是充满风度地点了点头道:“你一路奔波,实在是辛苦了,赏十两银子,好好去休息吧。”

    那个斥候叩首拜下,热泪盈眶道:“多谢主君,银子我不要了。”

    “要,怎么能不要,饭还是要吃的,父母儿女还是要养的。”澹台灭明将扶起。

    那个斥候更加感动,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主君还不忘记奖赏我这个小人物,为何天不佑主君啊?竟然让他败了啊。

    但是这个斥候走了之后,澹台灭明淡淡说了一句:“盯住他,如果他传是假情报,就将他扔进铁水炉中。”

    “是!”一个黑影飞快从屋内消失内。

    澹台灭明继续回到水车边上煮茶。

    不可能!

    这一切都是假的。

    都是云中鹤的阴谋,都是南周帝国的阴谋。

    很快真正的捷报就会来了,这样的雕虫小技以为我会上当?

    什么天崩地裂?

    什么大地塌陷?

    完全是在装神弄鬼。

    很快真正的捷报就会来了。

    澹台灭明没有说出,接下来的报信斥候一个个来了。

    但是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裂风城南的战场忽然塌陷,诸侯联军彻底被埋葬吞噬。

    近乎全军覆灭。

    澹台米明依旧不信,绝对不可能!

    这个时候,他反而表现得像是一个疯狂的赌徒。

    因为下的本钱太大了,完全输不起,所以结果哪怕就在眼前,也依旧抱有幻想,觉得眼前这一切都是假的。

    就如同2002世界杯,中国对哥斯达黎加那一场,明明都已经输了,结果都出来了,但还是有很多人不信,说这场比赛有问题,结果作废,要重新比一场。

    因为当时全国人民对这一场比赛抱有期望太大了。

    然而很快!

    澹台灭明绝望了。

    因为浑身鲜血的澹台宇宙回来了。

    “败了,败了,战场塌陷,天崩地裂,我们的军队全部被埋葬了。”

    接着,澹台镜和澹台焚等人回来了。

    “败了,败了,天崩地裂,大地塌陷,我们的军队都被埋葬了。”

    这个世界太残忍了,这样的话澹台灭明今天听了几十遍。

    从他堂弟,从他儿子嘴里说出来。

    已经板上钉钉了,没有任何幻想了。

    澹台灭明再也承受不住了,他眼前一阵阵发黑,胸口一阵阵绞痛,而且要呕吐。

    要呕吐……

    “呕!呕……”

    他终于吐了出来。

    不过吐出来的,依旧是血。

    “父亲,父亲……”

    “主君,主君……”

    澹台灭明捂住胸口,踉跄倒地,再也起不来了。

    ……………………………………

    几个时辰后。

    喂下了参汤之后,澹台灭明幽幽苏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已经能够感觉到无边无际的痛楚了,刚才坏消息刚来的时候,那是麻木了。

    而现在,就感觉到自己坠入黑暗深渊,不断地下坠下坠下坠。

    为了这一战,他澹台灭明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十万大军啊!

    几个月的造势,把自己抬到了巅峰。

    差一点点,他就是整个无主之地的最高主君了。

    差一点点,他就掌握住乾坤了。

    他付出了多少粮草,多少兵器,多少政治资源?

    几十年的家底啊,全部投入这一战了。

    结果……直接全军覆灭。

    全部没了,全部都没了。

    痛彻心扉啊!

    但最关键的时刻到了,决定澹台家族生死存亡的时刻到了,悲伤要赶紧过去,不可沉溺其中。

    接下来是最危险的时刻,一定要慎重,一定要慎重,稍有不慎,澹台家族的百年基业就彻底灰飞烟灭了。

    “主君,这一战虽然败了,但是我们澹台家族筋骨未动啊。”澹台焚道:“我们澹台家族有八万大军,这次只出动了三万,剩下七万都是诸侯联军了,我们还有五六万大军,依旧是无主之地最大的诸侯。”

    “你懂什么?”澹台灭明道:“我们会失去的是名声,无法挽回的名声,这一败,我身上的光环丢得干干净净。几十家诸侯出兵,如果赢了,我的声望会更高,无人敢违逆,但是现在输了,他们的军队为我打仗,结果全部覆灭了。之前他们敢怒不敢言,现在所有的愤怒都会倾泻而出,接下来就要轮到我澹台家族千夫所指了。”

    “宁无忌那边怎么样,他率领的两万大军如何?”澹台灭明赶紧问道。

    “根据战报,井中月率领六千追杀而出,宁无忌没有丝毫战意,几次要求停战,但是井中月杀红了眼睛,追杀了几千里,所以宁无忌的两万大军也大败,仅仅剩下几千人逃了回去。”澹台焚道:“井中月就是一个疯子。”

    “是啊,疯子。”澹台灭明道:“谁都看得出来,这一次主站的是我们澹台家族,宁氏家族不得不跟随之,为了掌握话语权,所以他们也出动了一万五军队,能不动手他们绝对不动手。没有想到惹了井中月这只母老虎,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大杀四方。”

    “但是,这杀得好,杀得好……”

    是啊,杀得好!

    澹台家族折损了三万大军,声望暴跌。这个时候最有可能取而代之的就是第二之后宁氏,而且他们很可能集结所有诸侯,攻讦澹台家族。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没有想到,井中月这胡乱一杀,把宁氏家族的军队也杀掉了一万多,使得宁氏也伤筋动骨,就算接下来他要跳出来,率领众多诸侯围攻澹台家族,声音和势力也会小很多。

    但是,澹台家族依旧非常危险。

    必须立刻想出对策,拯救澹台家族,

    一定要快,一定要快。

    这是和时间赛跑,这是和死亡赛跑。

    “去,去,去,去请南周帝国使者陆侯。”澹台灭明高呼:“不管他去了那里,用尽所有手段,哪怕绑也要将他绑到我面前来。”

    不需要绑,很快这位南周帝国使者,也是燕蹁跹的使者,南周帝国最年轻的侯爷出现在澹台灭明之前。

    澹台灭明直接从床上爬起来,鞋子都来不及穿,直接冲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地上,叩首道:“臣澹台灭明,拜见帝国天使。”

    燕蹁跹的使者不由得一愕,都所前倨后恭,你这过分了啊。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是何等拿大,何等高姿态,何等傲慢,何等风轻云淡?

    而现在你直接跪下来了?

    “来人,拿家族大印,拿田册,拿民册。”澹台灭明道。

    片刻之后,澹台家族的地图,田册,民册,还有兵符,全部放在一个托盘上,澹台灭明跪在地上,双手奉上。

    “臣澹台灭明,愿意无条件效忠大周帝国,请天使手下这一切,接管我澹台家族所有的民权,兵权,统治之权。”澹台灭明叩首在地道:“从今最后,老朽就是一介草民,真正作为一个孤山老人,苟全性命于乱世,读读书,煮煮茶,看我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打败北方赢国,笑傲于天下。”

    燕蹁跹使者,道:“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啊!”

    澹台灭明道:“老朽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

    不得不说,这澹台灭明真是绝对干脆果断的,战败之后,还没有等到其他诸侯的反扑,当机立断投降南周帝国。

    投降要快啊!

    否则宁氏家族先投降那就麻烦了。

    投降了南周帝国之后,无主之地这些诸侯就不敢反噬他了。

    使者道:“澹台大人的忠心,我一定会上报的,您还有什么话,要让我转告给燕大人,转告给大皇帝殿下的?”

    澹台灭明道:“此时此刻,正式攻打裂风城的最佳时机,千载难逢。因为他们赢了,而且什么神通都用完了。井中月率领六千军队追杀宁无忌两万大军,肯定也伤亡惨重。此时此刻,是裂风城最最虚弱的时刻了,应该立刻集结大军,一举灭之,占领此城啊。”

    使者道:“澹台大人如此判断,为何自己不去攻打裂风城啊?你手头上还有五万大军吧?”

    澹台灭明苦笑,他也想啊。

    但这已经不是一个军事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的。

    他之前夺取裂风城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战局这个核心要地,跟两大帝国叫板。而他叫板的底气是什么,就是他掌握了无主之地诸侯所有的军队,足足二十几万。

    而现在他战败了,让其他诸侯折损了六七万。

    那些诸侯恨不得吃了他,哪里会再听他调遣,没有这二十几万大军在手,我澹台家族拿什么跟两大帝国叫板。

    就算我率领攻打下裂风城,又有什么用?

    我加起来就只有五六万军队了,还有留一半多守老家,还有分兵两万去打裂风城,这完全是取死之道啊。

    两万军队守裂风城这个战略要地,完全是找死,大赢帝国十万大军南下,直接就攻破了。

    没有十几二十万大军,哪有资格坐山观虎斗。

    但是,让南周帝国出兵就一样了,依旧组建龙联军十几万,绝大部分是南周帝国的军队,小部分是澹台家族的军队。

    直捣黄龙,拿下裂风城,卡住这个最关键的战略核心地带。

    只要拿下裂风城,并且十几万大军镇守之,大赢帝国的军队就不敢南下。

    他澹台灭明就立下了大功,而且有南周帝国这十几万大军,他也可以狐假虎威,无主之地其他诸侯压根不敢对他龇牙了。

    什么?

    在无主之地勾结两大帝国是必死之罪,是铁条禁律。

    谁触犯了,就会成为无主之地公敌。

    那你现在澹台家族是引南周帝国军队入无主之地,完全是最大的内奸啊,犯了铁律了啊。

    哈哈哈!

    这条铁律是谁定的?就是我澹台家族。

    你看过那个制定律法者,自己会遵守的?

    使者道:“我会立刻返回金州,把澹台大人的话转告给大皇子殿下。”

    澹台灭明道:“要快,一定要快,军情如火,现在是裂风城最最虚弱的时候,他们什么手段,什么神通都用完了,相信我。”

    使者道:“我立刻出发,现在就出发。”

    然后他直接告辞,一路快马南下,前往征北大都督府。

    ……………………………………

    云中鹤今天就是一个最纯粹的医生。

    用了两个多时辰,终于为花满楼做好了缝合手术,足足输了一千五百毫升的血,终于把他救回来了。

    但这个手术刚刚结束,没有想到又送来了两个。

    楚昭然!

    胸口被劈中一剑,同样是一尺多长,皮肉全部被劈开了,看得到里面的内脏,甚至肋骨都断裂了几根。

    伤势同样惨烈无比。

    因为他是被澹台宇宙这样的高手伤的。

    靠,靠,靠!

    你们还真是忠诚啊,一个个都拿命相拼。

    云中鹤二话不说,再一次检查血型,幸好这位楚昭然大人也不是什么稀罕血型。

    又找来了几个仆人抽血,还是一千多毫升。

    然后准备手术!

    楚昭然这个手术也很难,不但要缝合伤口,还要接断裂的肋骨。

    又是三个小时,第二台手术终于完成了。

    接下来是第三台手术!

    冷碧!

    她原本是觉得自己没有问题,不需要治疗的。

    但是云中鹤检查后,发现他手腕筋脉错乱断裂许多,手臂骨折。

    肋骨骨折。

    靠,这澹台宇宙多么牛逼啊?

    冷碧和楚昭然联手,都被他打伤成这样子?

    “一定要把衣衫脱完吗?”冷碧道。

    云中鹤道:“要不然呢?医者父母心,难道你以为我会趁机占你便宜吗?”

    又是三个小时,第三台手术终于做完了。

    做完之后,云中鹤直接就倒在地上,因为实在是累到了极致。

    今天三个手术,整整用掉了他十四个小时,哪怕在地球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工作强度。

    但好歹,这三个人的命都救下来了。

    因为青霉素的存在,也不用担心术后感染挂掉。

    ……………………………………

    接下来,云中鹤整整睡了十几个小时才醒来。

    他来到一间地下密室,审问闻道夫大人。

    此时,闻道夫显得非常淡定。

    “不要问我为什么。”闻道夫淡淡道:“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疯狂,在无主之地忠诚于这么一个小小的诸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云中鹤你应该出去看看世界,看得多了,心胸宽广了,志向也就高远了,不会拘泥于儿女情长了。”

    云中鹤拿起资料,里面是关于闻道夫了。

    “您是井厄城主最忠臣的谋士了,是他的左膀右臂啊,而且还是井中月和井无边的老师。”云中鹤道:“这样的人都会背叛,那还有什么值得信任?”

    闻道夫道:“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从未没有,从头到尾我都是南周帝国的臣子。”

    “黑冰台密探?”云中鹤问道。

    “不,不,不。”闻道夫道:“我虽然经过大周帝国黑冰台的训练,但我绝对不是密探,我是一名进士,我是一名读书人,我的理想永远只有一个,入阁为相,辅佐君王。”

    云中鹤道:“根据这个资料,您是在南周帝国遭到迫害,被剥夺了所有功名,并且遭到追杀,走投无路之下,逃到了无主之地,遇到了同样一无所有的井厄,从那个时候你就开始辅佐他了,虽是主臣,但也是朋友。”

    闻道夫道:“我谈不上是被人迫害,那一场会试确实有舞弊,而且那一场聚会,我也确实在。我虽然是无辜的,我没有参与舞弊,但是跳进天江也洗不清。我不但要剥夺所有功名,而且终身不得录用。我从小读书,少年得志,仅仅二十七岁就中了进士,却被牵连到科举舞弊案中,心灰意冷,觉得这一生已经完了,然后我准备跳江自尽。”

    云中鹤道:“结果,你被南周帝国黑冰台的人救了。”

    闻道夫道:“对,他们救了我,并且告诉我,只要我答应他们一件事情,未来不但能够恢复进士功名,而且任务结束之后,返回南周帝国后,直接成为一郡太守。”

    云中鹤道:“所以你在裂风谷,一直做裂风令,拒绝了井中月的其他任命,就是因为这个职务和太守非常相似,你是要为将来走向太守之位而准备。”

    闻道夫道:“返回帝国之后,成为一郡太守,虽然不敢说政绩斐然,但也不能丢人吧,不能辜负皇恩吧。”

    云中鹤道:“那你所谓的任务是什么?”

    闻道夫道:“关键时刻,帮助南周帝国夺取裂风城。”

    云中鹤叹为观止。

    闻道夫在裂风城,已经三十年了,井中月还没有出生,他就已经为井厄效命了。

    这样的卧底,何等牛逼?

    南周帝国三十年前,就已经经营无主之地了,就已经派入大量卧底了,只等到关键是时刻启用。

    大赢帝国也是一样的,在二三十年前也往无主之地派入了大量的卧底。

    局面最好的时候,整个无主之地上百名将领都是大赢帝国黑龙台的卧底,掌握了十几万大军。

    结果因为燕蹁跹一个人的叛变,这些高级卧底,全部被连根拔起,杀得干干净净。

    从此之后,大赢帝国黑龙台在无主之地的卧底,就剩下一些小猫小狗了。

    因为燕蹁跹级别太高了,为大赢帝国立下的功劳太大了,已经被指定为黑龙台魁首继承人了。

    而且当时他就是被委任大赢帝国黑龙台无主司提督,征南大都督府情报外交特使。

    结果因为他的叛变,征南大都督府推迟了两年多才成立。

    云中鹤道:“这些年,你接受过什么命令?”

    闻道夫道:“几乎没有任何命令,若非燕蹁跹大人的特使偶尔会来和我接头,我差点都以为我已经被忘记了。整整几年了,几乎没有接到任何命令。今天杀你的命令,是我收到的唯一命令。”

    云中鹤道:“老千,这个代号很奇怪啊,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有这样代号啊,非常奇怪。”

    闻道夫苦涩笑道:“科举舞弊者,不就是老千吗?赌场出老千,考场也能出老千。”

    接着,闻道夫道:“你们不必防着我,要么杀掉我,要么关着我,也不用担心我自杀,更别想着拷问我。我知道得很少很少的,从我口中得不到什么秘密。”

    这点云中鹤相信。

    云中鹤道:“在裂风城,还有谁是你的同党?”

    闻道夫道:“我这么高级的卧底,不可能有同党的,之前蓝神仙二人也是南周帝国的卧底,但是我从来都不知道二人身份,他们也不知道我身份。”

    “云中鹤,有几句话我想要和你说。”闻道夫道。

    云中鹤道:“闻大人请讲。”

    闻道夫道:“我观察了你很久,我原本以为你是哪个帝国的卧底,因为无主之地出不了你这样的人才。但后来我又疑惑了,因为这一战如此关键,裂风城看上去必败无疑的。如果你是大赢帝国的卧底,这个时候大赢帝国的军队应该源源不断进入裂风城了,结果并没有。你竟然选择了和井中月同生共死,我观察过你和井中月,你们一开始是抱有必死之心的,消灭十万敌军的法子也是后面想出来的。”

    云中鹤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当时他决定和井中月共渡这个难关,哪怕一起死在战场上,确实没有灭敌之法。

    “云中鹤,听我一句劝。”闻道夫道:“效忠我南周帝国吧,你这样的人才,应该在我南周帝国大放异彩,中状元,娶公主,登台拜相,这才是你应该追求的人生使命,不要浪费在这无主之地,没有希望的,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

    云中鹤点头道:“多谢闻大人。”

    接着,他起身道:“闻大人,那就告辞了。”

    “再见。”闻道夫静静道。

    云中鹤出门的时候,见到了井中月。

    她一声雪白长裙,美丽得如同从黑夜走来的精灵,她望向云中鹤的目光,先是爆亮,然后妩媚,渴望,让云中鹤心脏抖了一下。

    晚上,我这是不是又要丢掉半条命了?

    “你洗过澡了?”井中月问道。

    呃?

    月亮娘子,我们大战之后第一次见面,你问我这个问题合适吗?

    “还没。”云中鹤道。

    井中月道:“快去洗,然后躺着等我。”

    云中鹤无比的兴奋激动,但又有一点害怕。

    然后,井中月直接走进了密室之内。

    ………………………………

    “老师!”井中月坐在了闻道夫面前。

    闻道夫用疼爱的目光望着井中月。

    “月儿,你和小时候比起来,变化真是不小,你父亲太忙,当时你很黏着我。”闻道夫道:“尤其是四五岁的时候,你刚跟着我读书,又勤奋好学,又乖巧听话,我没有孩子,所以把你当成了亲生女儿。后来你父亲把你送去了大西书院,之后又送去了白云城,我真的如同剐了心一般。”

    井中月淡淡道:“老师一直不成婚,不生儿育女,我非常好奇为什么?现在终于知道为何了,因为你忠诚的始终是南周帝国,你不想在这里生活得太久,不想在这里生根,免得关键时刻,割舍不掉。”

    闻道夫道:“原本你会成为我的根,让我割舍不掉的,结果你走了。原本井无边也差点成为割舍不掉的根,因为他小时候何等聪明伶俐,结果后来废掉了。”

    井中月道:“那我父亲呢?他不是你的主君,你的兄弟吗?”

    闻道夫道:“你父亲这个人,太奸诈了,难以贴心的。”

    井中月道:“记得揪出文山先生的那一个晚上吗?我们把大赢帝国的在裂风城仅存的情报网彻底一网打尽了。”

    闻道夫道:“记得。”

    井中月道:“那一晚,云中鹤哭了。”

    闻道夫一愕,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告诉我,云中鹤身份有问题吗?

    井中月道:“你是我的老师,所以我要让你体面。”

    然后,她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放在闻道夫的面前,然后转身离去。

    闻道夫面孔颤抖着,望着井中月离去的背影,仿佛有什么话想要说,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颤抖着拿起了小瓷瓶,打开之后,倒入嘴里。

    片刻之后,腹内一阵绞痛。

    黑血不断呕出。

    黑色之血,从眼鼻口耳不断涌出。

    仅仅几秒钟后,闻道夫惨死!

    这个天生的读书人,少年得志的青年进士,潜伏在裂风城三十年的卧底彻底死去。

    一直到死,他都没有背叛南周帝国,却又对井中月充满了不舍。

    ……………………………………

    房间内,点燃着蜡烛,还洒着鲜花。

    这个气氛,很暧昧啊。

    而且这个房间是井中月布置的啊,这还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红烛如血。

    鲜花如血。

    红绸如血。

    妈蛋,这看上去有点不吉利啊。

    都是鲜血一样的颜色,给人一种要有血光之灾的感觉。

    呸呸呸!

    绝对是我这两天动手术,见血太多的原因了。

    这一战终于打完了,我的任务也终于要结束了。

    前所未有的成功啊。

    接下来,我是应该在黑龙台任职,还是应该去担任文官呢?

    肯定是黑龙台啊。

    就算打败了南周帝国,还有北边的大夏帝国呢,那才是天朝上国。

    大赢帝国想要统一天下,路还很长呢,黑龙台用处还大着呢。黑龙台是皇帝鹰犬,拥有监视百官之权,多么爽啊?

    接下来我云中鹤做一个特务之王,想害谁就害谁,难道不爽吗?

    不过当务之急,就是要跟井中月摊牌了,不知道为啥,心中还有一点点小不安呢?

    行百里者百九十,我云中鹤此时算是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了,就剩下最后百分之一,就剩下一哆嗦了。

    这个光荣的卧底任务,就要结束了。

    而此时,井中月缓缓走了进来。

    她依旧穿着雪白的长裙。

    奇怪啊,她之前穿过蓝色裙子,紫色裙子,红色裙子,却从来没有穿着全白的。

    要想俏,一生孝吗?

    而且她此时的嘴唇特别的红,如同火焰,如同鲜血,仿佛要烧起来了一般。

    “夫君,我们赢了。”井中月沙哑妩媚道。

    这……这还是井中月第一次喊他夫君呢。

    从前要么直接喊云中鹤,要么喊傲天。

    这第一次喊夫君,还真是怪怪的呢。

    “闻道夫大人呢?”云中鹤问道。

    “杀了。”井中月道:“他虽然是我的老师,甚至很长时间内,我也把他当成了父辈,是我最亲近的人,但我还是将他杀了。”

    你,你眼中就这么容不得沙子吗?

    只要是两大帝国的卧底,你就直接杀了?不管他什么身份?

    “夫君,你不觉得今天晚上这里的布置很特殊吗?”井中月温柔道。

    靠,她从来都不会这么温柔说话的,更怪异了。

    看出来了,非常特殊,血红色的被子,血红色的床单,血红色的蜡烛,血红色的花瓣,血红色的嘴唇,再加上你一身雪白裙子。看上去,确实好特殊。

    云中鹤道:“月亮,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非常重要……”

    井中月道:“夫君,我有一件天大的事情要告诉你,你做好思想准备。”

    靠,这更加神秘兮兮了?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你井中月有什么天大的事情要告诉我?

    井中月道:“夫君,你先说。”

    云中鹤道:“要不,你先说?”

    井中月痴声温柔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亲热了。”

    云中鹤一惊愕,这是为什么?

    井中月道:“你说,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云中鹤道:“我要向你坦白,我的真实身份是大赢帝国在裂风城的密探,我的任务目标就是征服你,帮助大赢帝国夺得裂风城。月亮,你跟着我一起投靠归顺大赢帝国吧!”

    …………………………

    注:今天更新一万六,真正拼尽全力了!诸位恩公,拜求月票,拜求支持,糕点值得你们鼓励呀!叩首人拜谢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