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四章 密档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大唐不良人 | 作者:庚新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自从当年,妖乱长安。

    而李淳风与诡异首领,荧惑星君重新定下盟约后。

    这些年来,再难见到诡异的踪影。

    何况是在这宫里?

    当然,世界分表里。

    表面上,那些诡异是不存在了。

    但是在里世界,诡异并没有消亡,而是变得更加隐蔽。

    李淳风曾向李治说过,如今天道循环,正气充盈。

    属于诡异的时代,渐渐过去。

    诡异虽强,也难当大唐的铁骑。

    同时,李淳风看过天象,现在的天地规则发生变化,想出强大的诡异和异人越来越难。

    若干年后,甚至会完全消亡。

    所以诡异,也在尽量融入人族。

    简而言之,如果在大唐长安,在宫中,有诡异等妖物现身,那他们是自寻死路。

    武媚娘看向苏大为。

    苏大为也同时看向她,目光平静。

    “阿弥绝不是妖物。”

    武媚娘声音坚定,看向郭行真:“道长会不会弄错了?”

    “贫道绝不会错。”

    郭行真斩钉截铁的道。

    就在武媚娘微微皱眉,赶上来的金吾卫,和现场的宫人太监们不知所措时,郭行真拈须道:“贫道也没说苏郎君是妖物,这是一个误会。”

    他的嘴角含笑,右手一招。

    先前射出的木剑,咻的一声,从草丛中飞出,落回他的手中。

    郭行真低头看了一眼,嘴里念道:“碧血,果然中了。”

    见此情景,武媚娘哪还不知出了什么事,玉手指向前方绿植道:“去搜一下那里。”

    “诺!”

    当值的千牛卫忙抱拳应命,带着十余名金吾卫跑过去,在草丛里很是搜索了一番。

    最后实在没发现,只得苦着一张脸回来,向武媚娘和李弘单膝跪下,抱拳道:“皇后,太子,那边什么也没有,只是地上有几点血渍。”

    郭行真在一旁拈须,一脸惋惜道:“看来还是被它跑了,可惜。”

    “宫中如何会有妖物?”

    武媚娘的脸色一黑。

    她实在难以忘记,昔年王皇后用巫术咒定安思公主,险些夺去公主性命的情景。

    “传本宫令,令金吾卫遍搜宫中诸殿……”

    “诺!”

    “慢着。”

    武媚娘抬起的手徐徐落下:“此事不可声张,要暗中进行,明白吗?”

    “诺。”

    “再传太史令入宫。”

    “诺。”

    下达命令后,武媚娘手扶住李弘的肩膀:“我累了,今天的酒宴就到这里吧,阿弥,若有事我会再召你,你有空,可多来宫里走动。”

    “是。”

    停了一停,武媚娘又道:“你虽现在不在战阵中,兵部那里也可多走动一下。”

    苏大为心中一动,抱拳道:“诺。”

    ……

    从大明宫里出来,苏大为没有先回宅子里,而是径直去了大理寺。

    倒不是为了去见大理寺卿,而是去都察寺。

    此次回长安,真是出乎意料的刺激。

    从入长安第一天遇刺,当晚入宫见李治,第二天赴武媚娘的宴请,接着在宴上先是见了太子李弘,又遇到对自己敌意甚深的贺兰敏之和明崇俨。

    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妖道。

    对方甚至还敢向自己出手,简直胆大包天。

    尽管事后被郭行真,用“妖物”之说圆了过去。

    但苏大为敢肯定,那一瞬间,郭行真针对的就是自己。

    甚至流露出赤裸裸的杀意。

    这些事情,令苏大为整个神经都紧绷起来。

    才回长安,就被卷入复杂的漩涡之中。

    李义府的暗中挖坑。

    贺兰敏之对自己的敌意和恨意。

    道士对自己的杀意。

    这些人,都是武媚娘身边的人。

    呵,当真是有趣。

    自己身处武则天的阵营,而武则天身边的人,都想杀我?

    世上的滑稽之事,莫过于此。

    进入都察寺,守门的差役还认得苏大为,慌忙下拜行礼。

    苏大为摆摆手,大步进去。

    里面的情状一片繁忙。

    都察寺机构,虽然初设时只是为了对付各国在长安埋伏的细作,但随着这些年的扩张,已经远远超出了初建时的范围。

    到现在,它不光是对外监察细作。

    对内,也隐隐有监察百官之责。

    其触角,最远被苏大为带到了百济,带到了新罗、高句丽以及倭国。

    在长安,随着李治数次东巡洛阳,都察寺的情报网,早已从长安,扩张到洛阳。

    如果从大唐地图上看,都察寺总部在长安,但情报网已经从长安,到洛阳,从洛阳到登州,到半岛,连成一线。

    如此庞然大物,其诸事繁杂,比初创之时,难度何止增加百倍。

    因此整个衙门里的人手,比之大理寺,有过之而无不及。

    光是眼睛看到的,就有两三百人,在殿内来回奔忙。

    有收集信息的。

    有搬运卷宗的。

    有给卷宗归类整理的。

    有分析情报的。

    有追查线索的。

    有研究地图和追踪案件的。

    有负责对大唐各部们做对接的。

    还有管理着外面各分级,各层级蛇头、情报分部,小组,和外围人员的。

    千头万绪,精彩纷呈。

    “寺卿!”

    一眼见到苏大为,主薄、长史等人,忙放下手头的工作,赶紧小跑着上来,向苏大为见礼。

    当年苏大为回长安第一件事,便是清除内部叛逆,杀人立威。

    其作用,便在这里。

    此次他离开长安三年,回来第一件事,不是入宫去见李治。

    而是借着被刺杀之事,诈称去各衙门里闹。

    最关键的一步,却是来到大理寺中,属于都察寺的衙门,重掌自己的权柄。

    有都察寺在手,便等于多了千里眼和顺风耳。

    这是苏大为在大唐最重要的布局。

    “好了,各自去忙吧,对了,有事的话,可以单独向我禀报。”

    苏大为挥手驱散手下官吏,开口道:“高大虎和李博人在哪?”

    昨夜他们在苏大为府上,苦等着苏大为回来。

    现在应该已经回都察寺当差才是。

    “寺卿,我在。”

    人群后传来李博的声音。

    众官吏忙散开,李博大步走上来,向苏大为抱拳道:“大虎手头有一个案子,我在。”

    “走,一旁说话。”

    “是。”

    苏大为如今虽是正四品下的武勋,但权力远不如在百济任熊津都督时。

    此次回长安,都督一职自动解下。

    不良帅,李治没提,多半是难回去了。

    昨天去长安县时,里面除了不良人的故旧,衙门上下从县君到差役,都换了新人。

    只有都察寺,权力既大。

    又无人可以取代苏大为的位置。

    至少目前,李治还没有推出别的人选来接任。

    苏大为只有回到这里,才有一切尽在掌握的安全感。

    大步走回自己的公廨桌案前坐下,苏大为低头看了一眼桌面。

    尽管几年没坐在这个位置,但手下人依旧打扫保持得很好。

    桌面的笔墨和文书和他当年离开时放的位置一模一样,整张桌案纤尘不染。

    在桌案对着右手的位置,略微有些发光。

    那是当年在都察寺批阅卷宗时,寒来暑往,无数个岁月执笔所留下的痕迹。

    收起心中感概,苏大为向李博道:“长安最近有什么大事?”

    “大事,不知寺卿指的是……”

    李博在都察寺里一惯以官职称呼苏大为。

    “长安有何值得注意或警惕之事?”

    苏大为见李博皱眉苦思,索性再进一步:“我今天在宫里受武后宴请,席间遇到贺兰敏之和明崇俨,此二人对我都有极大的敌意,还有一个叫郭行真的道士,有没有记录在案?

    此人是何来历?是谁介绍到武后身边的?

    武后身边,还有谁值得注意?近来有何反常之事?

    对了,还有太子身边,有无异常?太子的病从何时开始的,治病都请了哪些名医?”

    他一开口,问题便直指武媚娘身边。

    被人刺杀之事虽然重要,但和今天在宴上所发生的事比起来,却又不值一提。

    武媚娘,是他自从来到大唐以后,最大的投资与靠山。

    若是这根支柱出了问题,才是动摇根基的大麻烦。

    被苏大为一问,李博愣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寺卿,那可是宫里。”

    “把相关卷宗拿来我看看。”

    宫里,按都察寺的规矩,一般是不能重点去查探的。

    这是犯忌讳的。

    一但被李治知道,那就是泼天大祸。

    但都察寺是苏大为一手组建的,他很清楚,所谓宫里犯忌,不可查探也只是表面的规矩。

    就拿李治自己来说,他现在也越来越倚重都察寺。

    除了针对长安内的风吹草动,官员忠诚与否。

    宫里的后妃,他何尝不想掌握?

    权力,是会上瘾的。

    就算都察寺是一株毒草,李治如今也离不开。

    哪怕都察寺的规矩是不可针对宫里,但李治自己,有时都会提出一些特殊的要求。

    这些,都察寺中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

    但苏大为不在此例。

    他是制订规则的人。

    李博看了苏大为一眼,见他的神色坚决,抱了抱拳,向苏大为伸手讨要密钥。

    苏大为解开随身金鱼袋,那里面有入宫的鱼符,同时还有他身为寺卿的印信。

    这代表着都察寺内最高的权力。

    这样的印信一共有两枚,一枚在苏大为手中,另一枚在李治手里。

    只有掌着这种信印,才能调用都察寺内所有的密档。

    否则任你多高的官职,也不能查阅。

    苏大为抬笔写了凭证,盖上印信,再将此凭证交给李博。

    李博拿上此物,这才去档案室,调阅宫中档案。

    这次查档,也会被记录在案上。

    李治若有心查,就会知道苏大为调过宫中密档。

    但是苏大为并不担心这点。

    今天在宫中发生的事,便是最好的理由。

    哪怕李治问起来,他也可以直言相告。

    这些皆在都察寺的职责之内。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