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18章 幸福的烦恼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汉旗不落 | 作者:任国成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事情谈妥,蒯越也没了谈论诗赋的性质,便端茶送客。www.luanhen.com

    张淼等人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厅外,一个身穿绿裙的少女从花厅屏风后面走出,径自跪坐在蒯越身侧。

    少女也就十五六年纪,白净的面孔上露着几分苍白,纤细的腰肢格外的柔弱,从屏风到堂中也就十几步,坐下时竟微微喘息,看起来身体并不太好。

    这少女名叫蒯兰,是蒯越正室所生嫡女,从小身体娇弱,蒯越素来对她怜爱非常。

    蒯兰从小喜欢诗赋,却因为突感风寒没能去昨天的文会,不过却看了抄录回来的诗。看了侠客行后,蒯兰大为赞赏,又听父亲蒯越说张淼会今日来府中拜访,便缠着要看看。蒯越没办法,便让她躲在了屏风后。

    “阿兰,感觉那张淼如何?”蒯越笑着问女儿道。

    蒯兰仔细思索了一下,说道:“女儿原本不信侠客行能是一个十四五岁少年写出,但观张公子身形挺拔,行止带有豪气,其为了村人能冒万蜂蛰食之险取蜜制烛,又在贼人围杀中送蜜烛到襄阳,其行为称得上侠士。而张公子言语中忧国忧民,虽然位鄙却心系颠沛流离的天子,不愧是忠肝义胆的豪侠,难怪能写出侠客行这样慷慨激昂的诗赋!”

    看着女儿对张淼心向往之的样子,蒯越微微摇头:“女儿啊,你恐怕被他骗了,他哪里是心系天下的豪侠,分明是一个市侩之人啊。”

    蒯兰愣了一下:“父亲,张公子哪里市侩了?”

    蒯越道:“昨日在文会的时候,张淼说全村五六百族人,现在又说八百口,分明是坐地起价试图要更多的钱粮!当我答应给他三千石黍米时,他虽然看似平静,但眼角里都露出喜色,分明是狡伎得逞。我都怀疑,什么三水村被贼人抢光了粮食是他编造出来的。岂有贼人抢光烧光却不杀人的道理?”

    蒯兰摇头道:“父亲,诗为心生,张公子能吟出如此慷慨激昂的诗赋,其骨子里自然是骄傲潇洒之人,绝不是父亲口中贪财市侩之辈。父亲你若是不信张公子所言,不妨派人跟着去三水村看看,也比胡乱猜测的好。”

    蒯越道:“我自会派人去看看,看他说的是真是假。”

    蒯兰问道:“既然父亲不相信张公子,为何在文会上举荐他当州学教授?”

    蒯越道:“这厮贯会演戏,文会时可没有露出今日嘴脸,而且他在算术一道上确实造诣很深,可以说在襄阳无人能及,也算是难得一见的人才,让他做教授,必然能培养出更多精于算术之人。为父为州牧举贤有何不可?”

    蒯兰轻抚着发梢道:“父亲做的很对。那张公子不仅诗作得好,而且算术还如此的精通,果然不愧是留侯之后啊。”

    看着女儿花痴的模样,蒯越不禁心中对某人更加的不爽,便冷哼道:“什么留侯之后,也只是他自说自话罢了。天下人都知道,留侯之后乃是汉中张鲁,湖阳什么时候出现了留侯后人!”

    蒯兰顿时睁圆了眼睛:“父亲,你不可信口乱说。张公子何等的骄傲,岂会冒认祖先?”

    蒯越顿时无语了,女儿啊,你从哪看出来那姓张的小子骄傲了?

    而此时,张淼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收获了一个小迷妹,正在开心的微笑。

    而张瑾,更乐的合不拢嘴。

    三千石黍米啊,全村五百多口敞开了吃,也能吃上大半年!

    “幸亏阿淼你力劝,我才没有以五十枚一支卖掉。”张瑾有些后怕道。

    昨日在市坊,那周掌柜出五十钱一枚时,张瑾便非常心动。现在想想,简直有些可笑。按照五十钱一枚,五百支蜜烛也就卖两万五千钱,而现在,足足卖了九十万钱,足足差了几十倍啊!

    张淼却很冷静:“叔父,这次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方才卖出了高价。”

    在文会上一首侠客行震惊数百士子,然后又用算术折服了众人,张淼的名气当场打了出去。借着这个机会,在台上讲了三水村的遭遇,刘表在蒯越的提醒下,为了自己仁义爱民的名声,顺水推舟选择买下蜜烛当做贡品,种种条件下,蜜烛才能卖上如此高价!

    “也就是说,明年咱们不可能再卖这么高的价格了?”张瑾有些失望道。

    按照计划,接下来三水村会大规模的人工终止白蜡树,人工饲养白蜡虫制作蜜烛,明年肯定会得到更多的蜜烛。

    张淼点头道:“是不能卖这么高的价,但是仍然能卖上大价钱,起码五十钱一支还是可以卖到的。”

    “那就好,那就好。”张瑾很是知足。

    蜜烛已经交给了蒯越,拿着蒯越签署的条子,去城内官仓可以领取三千石黍米。但如此大宗的粮食,运回三水村也是一个问题。

    经过商议后,决定先卖掉五百石黍米,用卖来的钱购买麦种以及其他急需的物资,再顺便雇佣几艘船用来运粮。

    “比水并不安全,咱们这么多粮食说不定会被人盯上,仅凭咱们二十来人,想护住粮船恐怕很难,最好能雇佣一些护卫帮着运粮。若是能找到几十个帮手最好不过了。”张瑾说道。

    张平道:“阿父,咱们不是救了邓屠吗,邓屠兄长邓舍在襄阳做官,请他派百十个官兵帮着护船不久行了。”

    张瑾看向张淼:“阿淼,你以为如何?”

    张淼想了想,道:“邓屠肯定愿意帮忙,但那邓舍不过只是一个曹吏,在襄阳官职低微,恐怕无权调动军队。而且即便能调动,代价也非咱们能付得起。”

    兵马开动,自然需要钱粮,从哪里来,自然要从好不容易弄到的这些粮食中出,不仅是张瑾,便是张淼也不舍得。

    “这可怎么好啊,要不咱们去市面上雇人帮着护船?”张瑾问道。

    张淼摇了摇头:“市面上的人帮着干活行,卖命的话恐怕没多少人肯干,即便他们答应的好好地,真遇上贼人时恐怕不会出力。而雇佣不知道底细的人,若是他们与贼人勾结的话,将更加麻烦。”

    张瑾苦恼道:“这该如何是好啊。”

    张淼安慰道:“叔父,您先去办其他事情,找护卫的事情慢慢再说。”

    张瑾急道:“哪能慢慢啊,村里人都还饿着肚子呢。”

    就在此时,张闯跑了进来,说是有人来拜访张教授。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