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二八九章 抓到你了(万更求订阅,求月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溯流文艺时代 | 作者:肉都督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顾问小组的人听到刘诗坤的话,纷纷放下手里的活看了过来。www.luanhen.com

    陈枫也看了过去,看到刘师坤拉着程砚秋未婚夫,这令他有些意外。即便刘师坤是程砚秋的老师,他也不至于对程砚秋未婚夫这么热情吧,还说要介绍一位老师给大家认识。

    一个语文老师,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么?

    刘师坤一只手拉着于东的胳膊,另一只手扬了起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他就是《向西》的作者于东。”

    这些人中,有些看过《向西》,知道于东,有些则压根没听过这名字。不过不管认不认识,听完刘师坤的介绍,他们都自发地鼓起掌来。

    不认识于东的人小声问旁边的人,“这于东是谁?”

    “大作家,这两年很出名,没想到真人长这么英俊。”

    “写过什么书?”

    “《向西》啊,刘师兄不是说过么?”

    “没听过,还有其他出名的么?”

    “其他……哦,他有部改编成了电影,叫《软刀》,还挺好看的。”

    “《软刀》啊,我看过,原来他就是原著作者。”

    ……

    刘师坤对大家的反应非常满意,等到掌声停下来之后,他继续说道,“于东呢,正好也是咱们央音的家属,虽然他不是搞音乐的,但是艺术都相通,以后咱们跟他多多交流,看看音乐跟文学是否能够碰撞出曼妙的火花来。”

    一听于东竟然是央音的家属,大家的反应更加热烈了。有时候,八卦比其他什么东西都要吸引人。

    他是谁家属?

    其实也不难猜,这会儿于东就跟程砚秋紧紧站在一起呢,一看就是一对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大作家走到现实来了。”

    “他是程砚秋老公啊,真没想到。”

    “他好像也是在金陵教书。”

    众人热闹地讨论着,唯有陈枫如霜打的茄子一样低下了头。他倒也不认为自己不如于东,只是于东运气好,写了几篇出名了而已。

    写的嘛,谁不知道呢,只要不是文盲都有机会出名。

    但是奈何现实如此,人家确实有名。

    “来,让于东给大家说两句。”刘师坤将于东推到了前面。

    于东被推到了前面,回头看了眼程砚秋,心说你这老师平时就这样子?也太热情了。

    程砚秋回了一个“加油”的眼神。

    面对很多人讲话的经验,于东并不缺,毕竟是个老师,上学的时候就锻炼得很好了。即便上学的时候没锻炼好,后来那些颁奖典礼、讲座也给他磨练好了。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大家好,我是于东,现在我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了,晚上我请大家吃饭。”

    所谓大道至简,最高明的讲话,就是讲一些别人爱听的。

    果然,于东说要请吃饭,现场气氛又被点燃了。主要是这段时间大家在兰市太无聊了,有这么个热闹能凑,他们都挺高兴的。

    “好了,大家都去忙吧。”

    刘师坤看差不多了,将于东拉到一边,又问起《向西》的事情,得知《向西》在九月底发售,便说到时候一定过去参加于东的签售会。

    “不用,到时候我亲自送几本过去给您吧。”

    刘师坤笑呵呵地说道,“书是一方面,我主要也想去凑个热闹。”

    “那我到时候让人去请您。”

    ……

    当天于东请大家吃饭,陈枫没去。刘师坤作为组长还特意问了一下,得知陈枫有些小感冒,还感叹了一句,“现在的年轻人啊,看着人高马大的,就是不经造啊。”

    刘师坤说话耿直,于东这一天的时间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于东也好奇,为什么大家都叫刘师坤组长或者师兄,只有程砚秋叫他老师。

    程砚秋跟他解释,刘师坤不是央音的老师,只不过之前在央音学习过。这次央音组成顾问小组,特意请刘师坤过来担任组长。所以大家都叫他师兄或者组长。

    而程砚秋之前跟刘师坤学过一年多钢琴,所以叫他老师。

    刘师坤这几年不怎么在国内,他跟妻子在香江那边开培训班,生意做得很不错。通常,只有大陆这边有活动时,他才会回来。

    于东对音乐界不了解,说到钢琴家,他能想到的要么是李斯特这种古早级大神,要么就是马克西姆这种比较流行钢琴手,再就是李云迪和朗朗那种因为网络时代而被大众所知的国内钢琴家了。

    不过听程砚秋说,刘师坤很厉害,而且是顶厉害,厉害出国的那种。

    ……

    经刘师坤那么一宣传,于东出现在白塔山公园的事情就在来参加艺术节的人群中传开了。

    第二天,甘省话剧团的导演和编剧就找到了于东。

    导演陈新伊四十来岁,成熟稳重。看得出来,他非常忙碌,于东见到他的时候,他那件白色衬衫都被汗湿了。

    一见到于东,陈新伊就热情地握住了于东的手,“于老师,久仰,久仰,幸会,幸会。”

    编剧张明年轻一些,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他跟在陈新伊身后,等到陈新伊跟于东握完手,就把于东的手给接了过去,“于老师,久仰,久仰。”

    于东看着两人,不明所以,“二位是?”

    这会儿陈新伊他们才想起来自我介绍,“我们是话剧团的,我是陈新伊,他是张明,这次的话剧《极光》,我是导演,他是编剧。”

    于东点点头,《极光》这部话剧他还真知道。

    这是根据90年中、法、美、英、苏、日六国六名探险家,历时219天,首次徒步横穿南极的事迹改编而成的话剧,今年才出来。

    不过于东不明白的是,他俩跑过来找自己干嘛?

    看到于东眼中的疑惑,陈新伊笑道:“听说于东老师在这,我跟张明特意过来拜访,希望于老师过去给我们指导指导。虽然于老师你们没有写过话剧,但是我们都知道于老师你在戏剧创作这块有着非常高深的造诣。”

    张明跟着点头,“是啊,我们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找你的,希望于老师不吝赐教。”

    他们俩这话倒是把于东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在话剧这块真的算不上行家,顶多只能算是有所涉猎。

    “话剧这块我接触的确实不多,要说学习,也应该是我过去找二位学习。”

    “于东老师谦虚了,你的我基本都拜读过,我敢说,把里面的某些叙述删掉,再把某些叙述加上括号,就是一部成熟的话剧剧本。”张明说道。

    听了张明这话,于东差点笑出声来。这张明倒还挺幽默的,不过他的话很夸张,话剧跟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变换。

    见他们这么热情,于东便点点头跟着他们去了。

    不过他又不是愣头青,人家让他指导他就真指导。看过排练之后好好地夸了一遍,然后再提出一些微不足道,无伤大雅的小问题。既不会让对方丢面子,也不会让对方感觉自己在敷衍。

    得到于东的夸赞之后,陈新伊和张明都很高兴,拉着于东聊戏剧创作的事情,一副遇到了知音的样子。

    编剧张明搓着手,还要把于东的寡妇之死排成话剧,不过这事大家没有深聊,毕竟艺术节在即,他们也没这个精力。

    话剧团来过之后,其他团也相继来了。

    京剧团的演出是新编历史剧《夏王悲歌》,秦剧团演出的也是新编历史剧,叫《百花曲》,还有陇剧团演出的是根据霓虹作家井上靖《敦煌》改编的《莫高圣土》。

    如果说话剧于东还懂一些,那其他几个于东就是一窍不通了。他们请他过去,他能做的就只是把排练看一遍,再把剧本看一遍,然后挑几个地方夸一夸,皆大欢喜。

    其实他们请于东过去,也不仅仅是让于东夸他们,特别像陇剧这种小众剧,当然最希望的还是于东能帮他们宣传宣传。

    只不过于东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他自己不懂的东西,也没办法宣传。

    其实这几个团来找于东,于东还可以理解,毕竟多少跟文学方面有联系。但是后来连一些歌舞团也跑过来凑热闹,真的就硬凑了。

    还有一些机关领导,听说于东在这,非常热情,邀请于东过去单位参观。

    不知不觉,于东成为了艺术节准备期间最为忙碌的人。

    随着经济发展,改开深入,现在许多单位的人思想上也产生了变化,特别是这些文化单位,此时还没有成为养老单位。

    不少单位领导雄心勃勃,希望跟现代化接轨,走入快车道。

    所以听说于东来了,机关领导们才会这么上心。

    现在这个时候,作家还算吃香,就算赚不到大钱,到地方上去,还是有很多人供着,回头地方报纸也有新闻可写,某某某作家到本地如何如何,宣传口子又有事情可做了。

    也就一个多礼拜的时间,于东在白塔山公园也混熟了。

    走到公园里,不时有人给他打招呼。

    “于老师好。”

    之前一个领导开玩笑说,让于东担任艺术节文学总顾问。

    当时那个领导是把这事当个笑话说的,但是后来这话传出来就有人当真了,所以一些人见到于东也会喊他一声“于顾问”。

    还有人会加个“总”字,叫他“于总顾问”。

    ……

    于总顾问如今每天就在白塔山公园里瞎转悠,一开始因为别人老是找他,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后来发现混在艺术节里面的好处有很多。

    能一次性深入了解这么多种艺术形式的机会并不多,其他时候,即便他去参加艺术节,也是走马观花,看个大概。

    但是这次不同,所有人都想跟他交流他们自己的艺术见解,并想推销给他。

    虽然很多东西于东也不太懂,但是听过几个之后发现,还挺有意思的。

    对他来说,这也是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能够增加他的知识储备。

    因此,后来他自己也就愿意没事跑过来看看,跟大家交流交流,互相学习。

    这一天,于东正在跟张明交流话剧剧本的时候,忽然接到一个电话。

    “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电话接通,对面那人开口,“喂,你好,是于东吗?”

    是个男人的声音,有些失真。

    不过虽然有些失真,却能听出来对方年纪应该不小了。

    于东回答,“你好,是我。”

    对方笑了,“于东,我是王朦。”

    听到王朦两个字,于东显得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王朦会打电话给自己。

    王朦是文坛老前辈了,前些年还担任过文化部部长。提起王朦,很多人脑海中想到的第一部作品大概是《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又或者是《青春万岁》。

    还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作品,而是意识流。

    有人说,王朦是中国意识流写作的开山鼻祖。

    这话没错,但要加上“中国意识流”这个前缀,注意,这个前缀是“中国意识流”而不是“中国”。

    因为王朦的意识流跟普通的意识流并不是一个东西,它跟普鲁斯特以及福克纳他们的意识流很不一样,后来有人给王朦的这种写作定义为“革命的意识流”。

    于东说过,定义文学流派是学者的事情,所以到底是什么流派,跟王朦其实是没有关系,他不过根据自己的想法去写作而已。

    “王老师,您好,没想到会接到您的电话。”于东笑着回道。

    “我也不容易啊。”王朦笑哈哈地说道:“我先查到了你学校的电话,没找到你,后来又找到你家里的电话,还是没找到你。好在你买了个移动的,不然我还真没办法找到你了。”

    “不知道王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情?”于东问道。

    “是这样,作协要开代表大会,张书记来找我,向我征求意见。我跟他说既然是要开作代会,那有些在文学上很有成绩的年轻作家,也要让他们参与进来。他让我举几个例子,我就提到了你还有余桦。”

    于东听明白了,作协要开作代会,王朦推荐了自己跟余桦。不过作代会暂时只是个说法,现在还没有具体定下来。

    在于东的印象中,作代会应该还要过两年才会开。说起来,距离上一次作代会已经过去十年时间,也是该要开了。

    王朦的这通电话,或许也有试探自己意思的想法。

    不管怎么样,于东还是感激王朦的推荐,他由衷地说道:“王老师,谢谢您啊,还特意打个电话过来。”

    “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于年轻的作家们,我一直都带着一种开放的态度。作协也需要有年轻的血液,让它焕发生机。特别是你跟余桦,如果不来参加作代会,实在是一种损失。”

    “王老师关爱后辈,让人敬佩……”

    “好了好了,也不多说了,你这移动的玩意电话费很贵吧,有时间到燕京来,我们好好聊聊。”

    随即,没等于东回话,王朦就挂了电话。

    王朦说他喜欢帮助年轻作家,这话于东是相信的,他一直对年轻作家很宽容。

    很多年轻作家被批评的时候,王朦也都会出来帮着说说好话。

    当然,有时候他对年轻作家的宽容也会招来非议。比如后来有人请他推荐郭敬名进作协,他也同意了。

    这事在当时文学圈还挺轰动的。

    很多人都搞不懂,这郭敬名什么时候也能算是文学圈的了?而且他本身就有抄袭的劣迹,让他进作协,实在有些欠妥。

    其实于东对这件事情倒是看的挺淡,王朦推荐郭敬名进作协的时候,作协已经不是之前的作协,口碑差得不能再差了,多一个郭敬名,又还能差到哪儿去?

    王朦自己都说过郭敬名的作品爱堆砌辞藻,华而不实,但他还是让郭敬名进了作协,这是因为王朦有精神分裂症么?明知道郭敬名作品华而不实,还答应推荐他进入作协。

    只不过那时候文学早已走向边缘,很多人都在给文学找出路,或许王朦也认为让郭敬名这类作家进入作协,算是一种可能性。

    “是王部长吗?”

    于东挂完电话之后,张明关心地问道。

    打电话的时候,于东没避着张明,所以张明都听到了。

    “是的。”于东点点头,没有继续往下说。

    他对作协的态度还是比较平淡的,在他看来,参不参加作代会没什么影响。

    不过在张明的角度看,这事就有意思了,前文化部长专门打电话邀请于东参加作代会,这能说明于东非常被看重。

    再看到于东风轻云淡的表情,张明就更佩服于东了。

    这于东老师,可真有静气。

    ……

    吉米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搞定了《科幻大王》,让他们把原定的版面全部推翻,然后重新做。

    之前他们编辑部弄了不少文字稿,因为相对于漫画,文字稿要稍微简单一些,毕竟现在科幻作者越来越多,想收稿子很容易,无非就是质量问题。

    而且,除了原创之外,他们还弄了几篇国外名篇推荐,这些内容都是不用太费心的。

    但是漫画不同,那可是需要专业人士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不过这个问题吉米帮他们解决了。

    事情谈妥之后,吉米就调了一个五人制作团队过来,全面接手了《科幻大王》编辑部的工作。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面,他们将要从无到有地做出《科幻大王》的第一期杂志来。

    把团队扎好了之后,吉米就回了纽约。

    上次做好了准备工作,这次他回去要开始全面引爆“狼人杀”了,他要让狼人杀在短时间内成为全美最火爆的游戏。

    吉米做事,从来都是走一步想三步。

    所以上次离开纽约之前,他就已经让公司的人在纽约找了一个地方,他准备把这个地方打造成狼人杀俱乐部,吸引高端玩家。

    以后还可以在那里拍摄一些游戏的实况录像带,用作后续的宣传。

    这次回到纽约,俱乐部已经装修好了。

    吉米一落地就直接杀去俱乐部,整体都是满意的,还有一些小瑕疵随便改改就行。

    狼人杀俱乐部依旧采用的是会员制,每一个玩家从踏进这家俱乐部开始,他们的所有对战信息都会被记录在册,然后通过计算得出他们的相应等级。

    不同等级享有不同的权利,每天,每周,每月,每年都设有排行榜,榜上有名的玩家不仅可以享受别人崇敬的目光,还有机会获得各种各样的奖品。

    看过俱乐部之后,吉米就去yu读书会找了杰夫。

    现如今的yu读书会已经不同往日,不仅面积扩大很多,里面的设施也跟着升级。

    因为资金充足,他们现在组织活动越来越频繁,有时候一周能组织两三场活动。

    吉米到的时候,杰夫也是刚从外面回来。

    见到吉米,杰夫非常高兴,读书会能有现在的规模,吉米至少有一大半的功劳。而且杰夫已经知道吉米就是yu的作家经纪人,所以吉米是他们联系yu的唯一一条线。

    “吉米,这次去中国怎么样,yu最近有新书了么?”

    吉米笑呵呵地说道:“我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情,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yu有两部要出。”

    “两部?”杰夫一脸惊讶。

    这不出就不出,怎么一出就出两部?

    “不用惊讶,其中有一部是已经在中国国内发表过的。另一部是《生化危机》的续集,两部的单行本,这次是全球同步发售。”

    “全球吗?哪些国家?”

    “暂定是美国,加拿大,英国和中国。”

    杰夫嘴角抽了抽,这也叫全球同步发售?不就是中英文两个版本同步发售嘛。不过杰夫也知道,后面宣传,肯定是说全球同步发售要好听些。

    不管怎么说,yu有两部要出,杰夫肯定很高兴。作为一个书迷,他有新书能看了,作为yu读书会的副会长,这也是读书会要发展壮大的好时机。

    “需要我们做什么?”杰夫问。

    “暂时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出版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谈妥。我这次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跟你说,yu的新书是一部推理,因此他还发明了一款推理游戏,名字叫狼人杀。”

    吉米的话让杰夫有些跟不上节奏。

    yu写推理?还发明了推理游戏?这个世界是疯了么?

    杰夫盯着吉米看了一会儿,感觉吉米完全不像是看玩笑,便一脸惊叹地说:“没想到yu还擅长推理。”

    他根本没有怀疑yu能不能写好推理,因为他对yu有着绝对的信心。同时,他对吉米也有着绝对的信心。

    “所以,要我们做什么?”杰夫又问。

    吉米从口袋里掏出一沓体验券,笑道,“要你们做的很简单,在读书会里找到喜欢推理游戏的会员,将这些体验券交到他们手里。”

    杰夫接过体验券,读着上面的文字:“狼人杀俱乐部……所以说,这个狼人杀俱乐部就是拿来玩这个游戏的?”

    “没错,现在是试营业,凭借体验券可以免费体验。这一沓体验券的期限是这一周,下一个期限的体验券到时候再给你。当然,至于你要不要把这些体验券当作积分兑换奖品,我就管不着了。”

    杰夫眼前一亮,吉米嘴上说管不着,其实就是给他支招。

    当作积分兑换奖品这招好啊。

    好就好在不但能够消耗会员手里的积分,同时也可以提高体验券的稀缺性。

    直接发给会员,他们大多不会太当回事。但是用积分换就不一样了,会员们会认为去狼人杀俱乐部体验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你还可以告诉他们这次的试营业其实是内部测试,一般人进不去。”

    杰夫点点头,“我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些体验券的。”

    ……

    积分兑换这个方法非常奏效。

    前面很长一段时间,积分兑换奖品都没有更新过了,基本都是yu的书,大家该有的也都有了。

    现在忽然出现一个游戏体验券,会员们都非常关注。

    有些积分攒得多的会员,甚至连问都没问,就直接兑换了。

    后来,经过杰夫介绍,这款游戏是yu亲自设计的之后,大家的热情就更高了。

    吉米给杰夫的那一沓体验券总共五十张,仅仅只用了一天半,就被全部兑换掉了。

    要知道,杰夫为体验券设置的积分并不便宜,整整五十积分,约算下来,等于五十美金了。当然,这样的换算方式只对氪金大佬有用,事实上,五十积分并不值五十美金。

    硬要算的话,十积分能兑一本《生化危机》,而《生化危机》大概五美金左右,也就是说,五十积分应该算成二十五美金。

    不过即便是二十五美金也算很多了。

    第一批会员,是杰夫亲自带队去到狼人杀俱乐部的。

    没来之前,杰夫以为狼人杀俱乐部面积并不大。吉米之前给了他一份狼人杀的游戏玩法图解,从图解上看,这个游戏用地面积并不大,几个人围成一圈就能玩了。

    但是来了之后他才发现,这个俱乐部比他们协会大本营还要大。

    整整四层的独立小楼,每一层至少有两百平方,四层加起来得有上千平方了。而且这地段很好,恐怕花了不少钱。

    俱乐部的装修风格是偏暗黑的,墙上贴了很多游戏画报。

    吉米让人将五十个人分别带到六个房间里,接下来会有工作人员教他们玩法,然后指导他们玩游戏。

    在此期间,工作人员会大概地分析玩家们的水平,然后每隔一个小时就为他们重新组队。

    杰夫没有进去跟大家一起玩,而是在外面跟吉米聊天。

    看着会员们一会儿换一个房间,杰夫好奇道:“为什么要隔一段时间让他们重新组队呢?”

    “因为这样可以快速分出他们的游戏水平,让水平差不多的人在一起玩。俱乐部会弄排行榜,今天他们游戏结束之后,第一期的排行榜就会出来了。”

    “原来如此,对了,你给我的体验券已经被兑完了。”

    “一会儿我再拿一些给你。”

    等到游戏结束之后,大部分人都一脸兴奋地走了出来。

    杰夫看得出来,他们对这个游戏还是很满意的。

    当然,也有那么几个人并不高兴,一脸的挫败,看起来这几位的游戏体验并不太好。

    “yu就是yu,这个游戏实在太有意思了。”

    “就是太难了。”

    “我倒觉得挺好,不是很难。”

    “我有个朋友,很喜欢推理,他肯定也会喜欢这个游戏的,下次一定带他过来。”

    “那你得努力了,毕竟一张体验券可要五十积分。”

    “也不多,哈哈。”

    “我特别喜欢当预言家,太爽了,而且我查验狼人一查一个准。”

    “我还是喜欢当狼人,想杀谁就杀谁。”

    “猎人不好么?谁找我麻烦我就射谁。”

    “那不一定,要是女巫把你给毒了,你就没办法射人了。”

    “还能有这么傻的女巫?”

    “你别这样说,我有一局拿到猎人就被女巫给毒了。”

    “……”

    众人在大厅一边休息一边聊天,聊着聊着发现有工作人员拿着板子在写东西,后来发现写的竟然是他们的名字。

    “这是什么?”有人问。

    工作人员笑着解释,“是排行榜,我们根据每一局的输赢计算出了各位的积分,最终排出了前十名。”

    “前十名!”

    一听只有前十名,不少人都跑到前面看。

    发现自己名字的人一脸喜色,逢人就说,没发现自己名字的则唉声叹气,捶胸顿足。

    吉米适时跳出来说:“各位,这只是今天的榜单,以后每天都会有新的榜单,并且还会有周榜,月榜甚至年榜,周榜前十名的朋友都会有奖品,至于是什么奖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等到周榜揭晓的时候来看。”

    一听还有奖品,不少人都兴奋起来,特别是这会儿排在前十名的人,一个一个摩拳擦掌,似乎周榜前十已经是囊中之物。

    狼人杀俱乐部第一天的活动显然是非常成功的,到了第二天,体验券兑换的更快了,当天放出五十张,当天就被清干净了。

    第三天,直接放出了一百张,依旧当天结束。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一直到第七天,杰夫跟会员们宣布,内部测试结束了,以后所有人都可以直接去俱乐部买入场券。

    协会这边依旧提供体验券兑换服务,不过兑换需要五十积分,而直接去俱乐部买入场券则只要几美金就能玩一天。

    所以对大部分人来说,直接购买入场券肯定要划算很多。

    至于那些积分多到用不完的会员,用积分换还是用现金买,他们也不是很在乎。

    有了这一个多礼拜的试运营,狼人杀俱乐部很快就聚集了人气。

    并且,周榜出来之后,会员们发现,奖品竟然出奇的丰富。

    前三名直接发钱,从上往下,依次是一百美金、七十美金、五十美金。

    第四名到第十名,都可以获得七张入场券,这就意味着只要进入到前十名,后面一周都可以免费进来玩了。

    同时,俱乐部还宣布,月榜第一名的奖品是一台价值一千美金的电视机,年榜第一名是一台价值五千美金的电脑。

    听到这个奖品,会员们都疯了,这力度也太大了,难道这俱乐部不要赚钱么?

    吉米当然不会做亏本买卖,适当让利出去,可以增加人流量,只要人流量够大,他这里一天可以接待几百个人。而且会员们似乎忘了一件事情,想要获得更好的积分,排在前面,不仅仅是玩得好就行,更需要玩的场次够多。

    也就是说,为了争排名,他们必须经常过来。

    除门票收入之外,俱乐部还会卖些其他东西,吃的喝的都有。

    当然,吉米也没指望这个俱乐部帮他赚大钱,只要俱乐部能够稳定运转,盈亏平衡他就满足了。

    他要的只是快速推广这个游戏,加强于东在美国的影响力,打造一个完美的文化符号。

    而且俱乐部搞起来之后,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宣传渠道。

    一楼大厅有个休息区,有两组嵌在墙里的书架。

    现在这两组书架还一本书都没有,吉米准备等到《致命身份》出来之后,将《致命身份》第一个放在书架上给进出的会员们看。

    ……

    吉米在努力地为于东打造文化符号的时候,于东自己正站在黄河铁桥上看着底下湍流的河水。

    黄河铁桥就在白塔山下面,每日于东从酒店去白塔山都会路过这座桥,但是一直都不曾像今天这样静静地站在上面看风景。

    艺术节快开始了,各个表演团队也是越来越忙,反而于东这个“文学总顾问”闲了下来。这两天就连最喜欢黏着于东的张明,也没时间找他了。

    索性于东就趁着这个时间四处转转,不然真白来一趟了。而黄河铁桥,就是他的第一站,无它,就因为近。

    置身在这座建了接近一百年的铁桥上,似乎风一吹过,就能闻到历史的味道。

    一见到黄河,于东脑海中总是不自觉地响起那几句歌词: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河西山岗万丈高,河东河北高粱熟了。

    说起来,这会儿高粱也应该熟了。想到这里,于东感觉自己又闻到了高粱味,混着历史的味道从黄色的河水里漾漾地漂到桥上来,飘进他的鼻腔。

    只是,他甚至都不知道高粱熟了该是什么味道。

    桥上没什么好看的,于东却一站就是小半天。

    日头渐高,河里的水也像是被煮开,翻滚得越来越厉害。

    于东揩了把额头的汗水,盯着河面低声笑道,“这无聊的景色,竟然说不出的迷人。”

    他正喃喃自语,忽然感觉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

    “抓到你了吧?”

    于东扭头看去,两个年轻人,拍他肩膀的那个脸上带着恶狠狠的表情。这张脸于东前些日子见过,那个时候,这张脸上还满是憨厚天真。

    “好巧啊。”

    于东笑了笑,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那天在兰大遇到的那个小伙子。

    “巧?那是真的巧!”马凯撇着嘴道,“我最近一直在学校转悠,就是没找到你小子,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在这遇到了你。”

    他又看了看旁边的同伴,“秋浩,今天真亏了你拉我来看什么艺术节排练,不然还真找不到这小子。”

    于东见他愤愤不平,知道他被自己耍了,心有怨气,笑哈哈地将他手从自己肩膀拿开,“朋友,消消气。我当时也没骗你,我只跟你说我是中文系的,也没说是你们兰大中文系的啊?”

    “你还真是中文系的?”马凯愣了一下,随后又反应过来,“不对,就算你是别的学校中文系的,你说你是于东,这也是真话?”

    于东耸了耸肩膀,“不然呢?”

    不然呢?什么不然呢?这话什么意思,是肯定还是否定?难道说,他真是于东?

    一瞬间,各种各样的想法从马凯和李秋浩的脑海中飘过。

    看着面面相觑的两个人,于东饶有兴趣地说道,“你们不是要去看艺术节排练么?我带你们过去吧。”

    说完,于东背着手朝白塔山公园的方向走去。

    马凯跟李秋浩还处于疑惑跟震惊之中,等于东走了十好几米,两人才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走到白塔山公里面,正好碰到陇剧团在排练,他们负责人见到于东,笑着打招呼,“于总顾问好。”

    “你好,你好,你们排着,我四处看看。”

    他们又往里面走,一路上见到很多工作人员,个个都热情地跟于东打招呼。

    “于总顾问好。”

    “于东老师好。”

    于东一个一个点头回应。

    一直走到里面,于东转头看着马克跟李秋浩,笑眯眯地说道:“现在,不用我再做自我介绍了吧?”

    “这,这……我,我……”马凯你嗫喏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东笑着摆手,“时间不早了,我请你们去吃饭吧,就当为那天给你开的玩笑赔罪了。”

    马凯这会儿已经组织不好语言了,他脑海中还回荡着刚才自己拍于东肩膀的画面。

    那可是于东啊,自己怎么会跑去拍他肩膀!

    上次李秋浩给他介绍过于东之后,他就恶补了于东的作品。

    这段时间,他除了在找当时嬉耍他的人之外,就整日想着看于东的。只不过他从未想过,他想着的两个人,其实就是一个人。

    他感觉老天爷跟他开了个大玩笑,如果现在有地缝,他肯定一头扎进去。又或者有一把刀,他要把自己拍于东肩膀的那只手给剁掉。

    ——

    ——

    求订阅,求月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