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第254章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徒弟太勤奋显得师父有点懒 | 作者:天狗吃月亮了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ps:明日替换。

    妲婍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李虚:“你怎么不说话?”

    李虚侧着身子,轻声道:“安知鱼太笨了,辟谷的手段一直学不会,我就手把手教了她一下,身上自然就有她的味道。”

    妲婍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眨巴着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李虚,然后慢慢地伸出手,将李虚推出去。

    要不是李虚反应快,还真的被她推到床底下。

    “我要睡觉了,你自己回房间吧。”妲婍冷不丁道。

    “那我们一起。”

    “滚。”

    “不滚。”

    李虚将自己身上的味道,还有遗留在床上的莲花香味全部都给消除掉,厚着脸皮躺继续躺在她的身边。

    伸出手指戳她的脸,逗她笑,可是她并没有笑,依旧绷着脸,侧身不看李虚,她真的生气了。

    “小妲婍。”

    李虚将她抱在怀中,她挣扎着钻出李虚的怀中,钻进被窝,闷头睡觉。

    李虚也钻进被窝,抱着她的后背,道:“这样睡觉不好。”

    妲婍道:“放开我。”

    “不放。”

    “再不放我打你了。”

    妲婍的暴脾气就上来了,快速挣脱李虚的怀抱,将被子掀开,直接坐李虚身上。

    她真的开始揍李虚了。

    粉嫩的拳头轰在李虚的身上,李虚任由她揍自己,打着打着累了,趴在李虚的身上哭。

    “师父,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妲婍轻声道。

    “怎么可能?”李虚被她的话吓一跳,拍着她的肩膀:“你怎么以为我不要你了呢?你的小脑袋瓜子都在想些什么呢?”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妲婍哭泣着道。

    “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

    “你是不是抱知鱼姐姐了?”

    “是。”李虚道,我不但抱她,还亲她。

    妲婍坐在李虚的身上,一下子不哭了,只是望着李虚,两只耳朵动来动去,好像在想什么。

    安知鱼一直就喜欢师父,她不是蠢货,自然能看得出来。

    从一开始,妲婍就知道安知鱼喜欢自己的师父。

    现在,师父抱她,在自己的印象中,不是第一次在师父的身上闻到安知鱼的味道,说明至少抱过不止一次。

    不行,她得好好盘问一番。

    刚想开口,突然房间的门被敲响:“妲婍,我睡不着,我来你这里说说话。”

    “你还不快滚。”妲婍传音给李虚,指指窗口。

    希望不要打起来。

    李虚摸摸妲婍的脑袋,离开妲婍房间。

    妲婍才道:“进来吧。”

    刚才回去后就睡不着,脑海中都在胡思乱想着什么,根本就没有心思睡觉,于是就来找妲婍说说话。

    “你被窝暖暖的,怎么感觉有人来过?”安知鱼刚刚躺下,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可能?床上就我一个人,怎么可能还有别人,难道有鬼,你可别吓我?”妲婍抓着被子瑟瑟发抖。

    “真的有。”安知鱼摸了摸,还有余温呢?

    “等等,你的身上怎么有李虚的味道,你是不是有抱我师父?”妲婍望着她,她转移话题一向很厉害。

    安知鱼愣住,过来的时候还真的忽略了妲婍灵敏的鼻子,不过她也不慌道:“别提李虚,一提到他我就气。”

    “怎么了?”妲婍问道。

    “我觉得李虚跟水仙儿有问题。”安知鱼道。

    “的确有问题。”妲婍现在才想起来这件事,水仙儿说话的语气就不对劲。

    自己的情敌好多啊,妲婍欲哭无泪。

    这些人都怎么回事,就往自己师父身上贴,安知鱼就不说了,毕竟这个小色女一直想睡李虚,但是水仙儿呢,又有什么渊源?

    妲婍觉得很头疼。

    “我听说这个水仙儿一直念叨着李虚,好像想要他的元阳什么的。”妲婍道,这不是明摆着睡李虚吗?

    “要元阳做什么?”安知鱼问道。

    妲婍一点她的额头,道:“你傻啊,刹那楼的秘术就是这个,用男子的元阳增强自己的道,幸好这个人在养神瓶中。”

    “也对。”安知鱼点点头,“不过,她肯定会出来,出来后,要是她敢贴李虚身上,看我不揍死她。”

    安知鱼咬咬牙,握着小粉拳,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

    她突然注意到妲婍望着自己,不说话只是瞪大大眼睛,安知鱼问道:“怪怪的,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妲婍道:“水仙儿贴李虚身上,你为什么要揍她,你跟我师父什么关系?”

    她打算套路一波安知鱼。

    安知鱼深吸一口气,不是在说水仙儿吗?怎么说到自己身上?

    “李虚是我师尊,你忘了啊?”安知鱼道。

    “你自己信吗?”

    “额……”安知鱼突然尬住,这的确不信,“我有那么明显吗?”

    “你就差贴李虚身上,还有你的身上都是李虚的味道。”

    “狗鼻子吧,真的是,让你闻一闻。”安知鱼将她抱到怀中,道:“是不是他的味道,味道怎么样了好不好闻?”

    “变态。”妲婍无语,不过并没有理会,因为安知鱼的襟口很柔软,枕着很舒服,“你是不是喜欢我的师父?”

    安知鱼理直气壮道:“这不是明摆着吗,我对他一见钟情。”

    妲婍道:“你那明明是见色起意。”

    “一见钟情!”安知鱼强调。

    “呵呵。”妲婍翻翻白眼,一脸严肃道:“我没开玩笑,你真的喜欢李虚?”

    安知鱼摸着妲婍的脑袋,道:“我真的喜欢他,你没看出来吗?我一开始就喜欢他。”

    “他也喜欢你吗?”

    “应该吧。”安知鱼道。

    “李虚这个狗贼,到处拈花惹草,真想剁了她。”妲婍贴在安知鱼的柔软处,气得直咬牙。

    “对啊,李虚不是个好东西。”安知鱼道。

    妲婍抬头,望着安知鱼:“你不准骂他。”

    安知鱼嘴角一僵硬,最后笑出了声音,捏着她的脸,道:“我就骂他,你能那我怎么办?”

    “揍你。”妲婍扬起拳头。

    “嘿嘿。”

    很快,这两个人就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都打累了,安知鱼又把妲婍抱在怀中,安知鱼觉得妲婍是真的软,抱着特别舒服。

    妲婍也觉得她很柔软,又大,任由她抱着。

    折腾许久,她们都有点累了,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次日。

    她们两个才早早就起来修炼,呼吸吐纳,开始新的一天修炼,她们现在都是五品,已经是得道成仙的阶段。

    在渔阳县,五品都可以横着走,但是相对于道州而言,五品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

    这一次出来,她们都见识到了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繁花似锦,实力超强的修道者多如牛毛。

    这一次收获颇丰,更加促使她们想要变强的决心。

    两个女子,一人盘坐一边。

    安知鱼盘坐于千瓣莲台上面,无尽的光华十分刺眼,她坐在莲台上面缓缓地旋转着,绛紫衣衫绽放出氤氲仙气。

    妲婍盘坐地面,胸前的掌印不断交叠,天地灵气缓缓汇聚,银发随风飞舞,宛如九天神女下凡。

    她们在修炼快要结束的时候,李虚就醒来。

    今日的他醒得格外早,昨晚回去有点忐忑,就怕妲婍和安知鱼打起来。

    显然他是想多了。

    并没有打起来。

    昨晚本想来偷听一番,最终思来想去并没有的偷听她们说话,偷听太不仁道了。

    来到她们面前,见她们的气色都挺好的,想必睡得还行。

    两个女子的目光嗖嗖嗖地望过来。

    “师尊,早。”

    “师父,早。”

    “早。”李虚望着两个漂亮的女孩子,道:“我教你们一种道法吗?纸人得道,就相当于自己的分身,变出一模一样的自己,学不会?”

    她们点点头。

    她们进入五品,现在缺的就是道法。

    李虚将纸人得道的口诀交给她们,就让她们自己领悟去,不敢多在这里待着,总感觉他在的话,气氛有点怪怪的。

    还不如先离开这里。

    草地上面。

    两个人都开始领悟这个秘法。

    妲婍的天赋真的是超级厉害,短短的两个时辰,就已经学会了,但是无法做到随心所欲的地步。

    想要做到,还得悟道,领悟需要的时间很长,暂时不打算领悟。

    妲婍学会后,目光扫向安知鱼,见她急得额头都是汗,因为同样的东西,妲婍学会了,但是她呢,目前还没有感觉。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依旧没有任何感觉。

    她急得汗水越来越多,渐渐的打湿衣衫。

    “师父说得没错,安知鱼的确有点笨。”妲婍坐着腮帮子心中嘀咕道。

    其实,笨不笨,这是相对而言。

    放在外面,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

    妲婍站起来,道:“知鱼姐姐,别着急,慢慢学,我来教你。”

    她抱着安知鱼,简直是手把手教,道:“你先这样,再这样,然后再这样……”

    她耐心地教。

    约过了一个时辰,她也掌握了,但是妲婍觉得自己的白色衣衫被她的汗水给打湿了。

    两人相视一笑,躺在地面上相视一笑。

    “谢谢你,我真的太笨了。”安知鱼道。

    “你确实是个小笨蛋。”妲婍戳戳她的脸,笑嘻嘻。

    “你才是笨蛋。”安知鱼翻翻白眼。

    “你是。”

    “你是……”

    两人吵吵闹闹,然后两人开始在草地上打滚。

    最后安知鱼欺身压在她身上,摁住她的两只手,道:“我只是客气一下,别得意忘形。”

    “你起开。”

    “不起。”安知鱼抓着她的手,就这样看着她,嘴角笑吟吟。

    “你们两个在一起得了。”李虚很无语,在旁边都看了她们半天,这两人打打闹闹,在草地上滚来滚去。

    要不是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李虚差点怀疑自己被绿了。

    安知鱼迅速从妲婍的身上下来,妲婍在地面翻滚了一拳,滚在李虚的脚步,道:

    “师父,知鱼姐姐欺负我,你帮我揍她。”

    我可没有这个胆子揍她。

    “师尊,妲婍欺负我,你帮我揍她。”安知鱼坐在李虚身侧,手指还点了点妲婍的额头。

    妲婍突然间觉得牙齿有点痒,张开嘴巴,就要咬她的手指。

    安知鱼赶紧缩手。

    妲婍甜甜嘴唇,两只手撑在地面,眼巴巴望着李虚,道:“师父,我牙齿痒痒的。”

    “你牙齿痒别看着我啊。”

    李虚捡起地面的一根木头,让她自己咬着玩。

    但是,妲婍并没有多看几眼这根木头,而是盯着李虚,眼神中在爆发出异样的光泽,就如同是猛虎扑出。

    直接扑街李虚的怀中,开始咬他的肩头。

    不断地啃。

    李虚无语,想将她推开,可是她死死咬着自己。

    “知鱼,赶紧把她弄走。”李虚无奈道。

    安知鱼站起来,抱着妲婍的腰,想将她拖住,可是妲婍依旧不放嘴。

    李虚没有做任何的防御,所以被她咬得很痛。

    “放嘴。”安知鱼的抱着她的腰。

    “你别动,否则我咬你。”妲婍道。

    安知鱼吓一跳,赶紧放手,于是妲婍就扑倒李虚的身上,嘴巴不断地咬他的肩膀,这一幕看起来就好像是吸血鬼一样。

    安知鱼无奈地望着。

    李虚也没有挣扎,任由他咬。

    最终她把自己的衣服给咬破了,肩膀上交出一排排的牙齿印,可就是没有血液流出来,虽然没有做任何的防御,但李虚的身体还是太硬了。

    终于,她住嘴了。

    刚想跑路。

    却被妲婍抓住了:“别跑。”

    李虚将妲婍抱住。

    妲婍脸色通红,师父这是要干嘛呢,光天化日……

    安知鱼可在身边呢,可不能对她做令人羞羞的事情。

    显然她想多了。

    其实,安知鱼也想得有点多,她刚才都想回避了。

    就看到李虚摁住妲婍,将她放在他的腿上,捏了捏她的脸。

    妲婍脸色通红,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虚迅速捏住她的嘴巴。

    “师父,你要干嘛呢?”妲婍郁闷了,师父这是要搞什么情趣花样,安知鱼在旁边围观,这样好吗?

    李虚道:“别动,张嘴,我看看你的牙,啊……”

    因为她不是第一次听妲婍说,她的牙齿有点痒,一痒就想咬人。

    “啊……”妲婍张开小嘴。

    李虚开始观察。

    安知鱼也凑过去观察。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