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最新入库 · 全本精品 · 总排行榜  

020 口误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作品:百家逐道 | 作者:给您添蘑菇啦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那是一位浓眉大眼,毛发茂盛的青年学博。www.399xs.com

    这样的风姿,按理说应该像秦国的那些大将军一样,尽显威风才对。

    然而他却打扮的很细致,衣着都要比其他学博浮夸一些,从檀缨身前走过的时候,身上甚至有一股香气。

    这……这又是什么霸王花?

    至于这位学博本人,更是痴痴地望着学士的首席,浅声惊呼道:“哎呀……还是位女学士……哈,这香露是涂对了。”

    檀缨暗自狞目,合着别人的气都是由内而外的,就你喷香水硬整?

    此时那位学博自己略知失态,忙又整了整衣冠,摆出一脸骚柔的微笑,迈着轻巧精致的步伐走向自己的席位。

    檀缨心下万马奔腾。

    这人到底是什么道派……樱木花道?

    这学宫里,不正经的人为何如此之多。

    到底是藏龙卧虎还是藏污纳垢……

    好在,檀缨很快就踏实了。

    “请司业。”

    伴着白丕的声音。

    一个如苍石峭峰般的老者,平平直直地迈入大堂。

    与之前的学博们不同,从他的身上,檀缨没有感觉到一丝气。

    但他的身体上,却尽是最为刚硬道骨。

    这又是另一种境界了。

    寻常的求道者,很难遮掩自己的锐意,故而举手投足见外溢出气。

    这样的气投射到凡人身上,颇为盛气凌人,让人自矮一头。

    投射到得道者身上,也是一种无形的暴露,不仅让对方发觉你的存在,甚至会感受到你存在的方式。

    但这位老者不同。

    他并未投射出一丝这样的气。

    反倒是这些气,将他的肉身磨砺成了今天的样子。

    如此的刚风道骨,檀缨毫不怀疑,这个人无论是武德还是学识,都只能用登峰造极来形容。

    他不禁侧目望向嬴越。

    嬴越并没有发现他,只是极其谦卑地躬身低头,似乎是在这位老者允许之前,连看他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那么,不会错了。

    檀缨定吸了一口气。

    范伢,范子。

    无愧为你!

    然而……

    就是这样一位登峰造极的范伢,却并未登上主台,而是在老师坐席的首位止步了。

    檀缨一肃。

    还他妈能有更妖的??

    “请祭酒。”

    此刻,就连范伢,也都微微躬身了。

    白丕的余音之间,一位黑袍黑冠的男人踏入堂中。

    如果说范伢像是一块被刀子削出来的峭石,这个男人则像是一支夜晚的孤芳。

    面似皎月,目色薄凉。

    当然,他看上去也比范伢年轻了很多的,甚至比很多学博都要年轻。

    他的身上,同样也是没有气的。

    身体也不似范伢那样千锤百炼。

    甚至可以说是单薄,有种吹弹可破,弱不禁风的错觉。

    行走之间,便向一张薄纸那样淡然而过。

    檀缨所见所感,唯有苍凉。

    就好像他的脑子里,身体中,都是空的一般。

    虽然毫无温度,但祭酒此行一路,还是与学士和讲师们点头微笑。

    直至站在主座前,方才压了压手。

    “请坐。”

    这个声音如预料般毫无感情,亦如预料般年轻。

    待众人落座后,这位祭酒又望向宫门前。

    “君请自便。”

    站在门前的白丕当即回礼,就此拂袖回身,负手退去。

    看那大摇大摆下班的样子,准是奔歌楼去了。

    随后,在全场的注视下,祭酒拾起了眼前的高杯:

    “我是祭酒韩荪,愿诸位学有所成,道有天应。”

    话罢,一饮而尽。

    学士们难免惊愕,但还是随之而尽。

    祭酒,即是学宫的宫主,最高的长官。

    这样的人物讲话,不是先该用古文声明要义,间歇饮过后,再谈谈自己的想法么?

    这就直接闷了?

    讲师们对此倒是很习惯。

    范伢与韩荪交换过神色后,这便朗然道。

    “我是学宫的司业,范伢,此次清谈由我主持。

    “过程中,诸位可以私谈,不大声扰乱即可。

    “那么第一件事,是确定几位学士的老师。

    “先请3号学士起身,介绍自己掌握的知识,说明现在有无学派和老师。”

    全场木讷。

    进入流程太快,有点反应不及。

    但3号谢长安,那个位列次席的高个子马脸青年,还是立即站了起来,快速整理好思绪后躬身道:

    “学生谢长安,齐国人。

    “自幼学习医家之道,志亦在此。

    “然学生愚笨,距离医家先贤所说的‘愈己,救民,济世’,还有很远的距离。

    “学生曾在多位老师的门下学习,现已出师。”

    听过他得体的介绍,学博们都颇为满意。

    在正式收徒之前,这样的介绍是很有必要的。

    像这样简单了解一下,确认与弟子志向相融,才好让老师站出来正式收徒。

    不然老师贸然起身,结果却道派错位,大家都会很尴尬。

    随着谢长安的介绍结束,一位面容温雅的白衫女学博无缝起身。

    “我是医家·药道的毋映真,略懂问症调药之术,武德平平,不足为谈,你愿意来我这里学习么?”

    不说谢长安,檀缨已远远点头了。

    愿意啊,这肯定愿意啊!

    无论是相貌还是声音,这位老师都一定是位温柔的大姐姐。

    这面色与气质,必是精通身体调理,又有琼浆玉露滋润。

    跟她混这日子能差喽?

    至于武德平平,大概也只是谦虚吧。

    果不其然,谢长安当场就是一挺,躬身行礼道:“学生受宠若惊,感激不尽!”

    毋映真笑着回过礼后,便理好了纱裙,请谢长安一同落座。

    随后,范伢叫出了第二位学生的序号,继续流程。

    眼见收徒如此顺利,场面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既然范伢说了可以私聊,檀缨这便与嬴越道起了悄悄话。

    “越啊,这个师徒关系,怎么感觉是内定好的?”

    “不是的。”嬴越忙摆手道,“毋学博先前只看过谢长安的论卷,并不知他本人的志向,这才要请谢长安自我介绍,毋学博确定合适后,才好亮身收徒。”

    “你说是就是吧,反正我现在是没那么信你了。”檀缨摇头笑道,“之前你还说王室自会入选,名次怎么也不会太差,但按那白丕老贼所说,那不是打点才会有的结果么?”

    “啊……嗯……或许吧。”嬴越自己也苦笑道,“只是我……即便想要打点,怕也撞不出什么门道。”

    “这不刚好证明了你的真才实学。”檀缨握拳道,“可要想好自我介绍,等等老师叫到你的时候,别慌不择言。”

    “不可能被叫到的……”嬴越苦笑摆手道,“我能末位入选已知足,哪里还敢有妄想。”

    正说着,一个熟悉的,清脆的,又毛茸茸的声音远远传来。

    “学生……姒青篁,越国人。

    “曾拜入卫磐子门下,习冥思之道,现已得道出师。

    “然天下道路万千,学生愚钝,至今尚未明道。

    “嗯……就……就这些了。”

    姒青篁当众说话,本就有些羞耻。

    偏偏此时,对面的学博们一个个都笑了出来,虽然面容都是慈祥的,但好像确实又是在讥笑她。

    姒青篁见状,更是羞得深深低头,目不敢抬地打量起自己的裙袜,以为是哪里出丑了。

    唯独范伢没有笑她,只一如往常说道:

    “姒学士不必惊慌,老师们并无恶意。

    “只因你刚刚口误,将‘出师’说成了‘得道出师’。

    “这两字之差,可是大有所别的。

    “试想,你若已在卫磐子门下得道,又何苦千里迢迢来此求道呢?你这个年龄得道,卫磐子又怎么能容你出师呢?

    “老师们是因为这件事才笑的。

    “紧张出错是人之常情,你大可不必自责。”

    “司业教诲的是……”姒青篁更深地低下了头,却又瑟瑟轻语道,“但学生……并未……并未有口误。”

    ???

    瞬间,场面静了。

    学博们脸上的笑容也凝滞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友网络分享与转载,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不认同,请离开本站。

若本站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Copyright © 2012~2018 www.luanhen.com 飘天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5008561号

XML:1  2  3  4  6  7